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安全期计算 >> 正文

【八一】良心(小说·家园)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孟老师,付校长请您到他的办公室去呢。”年轻的小王老师从外面进来,四下里扫了一圈,看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孟崇儒,就走到他跟前,通知他。

孟崇儒头也不抬,问他:“我这里正整理着学生的毕业证呢,一会儿就去了。”

小王说:“那我可就不管了,反正我是通知到您了,还有教育局的领导也在等着您呢。”

这回,孟崇儒抬头了,他迟疑地问小王:“教育局的领导?干什么?”

“那我哪里知道啊!这是我刚刚路过校长办的时候,办公室王主任让我捎个话给您的。”小王说。

孟崇儒慢慢地放下手中的学生毕业证,前去校长办公室。

孟崇儒是梨城中学的语文老师,三十岁,人长得精瘦,两眼高度近视,六百度的酒瓶底儿一刻也离不开。

八年前,他在大学毕业后进入梨城中学教初中语文,年轻人,热情高,又能和孩子们打成一片,他的课堂生动幽默,时常妙语连珠,整个课堂妙趣横生,深得孩子们的喜爱。

他当班主任,总是能放下自己老师的身份,时常跟孩子们处在一块,下了课以后,哪个乒乓球台子旁边围的学生多,那就一定是孟崇儒在带着孩子们打乒乓球;什么时候篮球场的四周围满了学生,而且叫好声和大笑的声音不断,那就一定是孟崇儒在场跟孩子们打篮球;春暖花开的季节到了,孟崇儒总会利用自己的作文课带着孩子们外出踏青,闹得学校主管安全的政教处主任怨声载道,连连向校长付贤反应,说这样的安全隐患太大;冬季下学了,孟崇儒会在在早自习带学生到操场上去打雪仗,直到玩的浑身大汗才回到教室,每个孩子的身上都会冒着蒸汽。

这会儿的孟崇儒正是处在学生中考成绩出来以后,他教的班各科成绩全面开花,在全校遥遥领先,早上,当教导处的郭主任把打印出来的成绩单递给他的时候,还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赞赏说:“到底是年轻人,果真有能力。”

孟崇儒看着那份成绩单,心里也是百感交集。两年前,正是郭主任找到他,对他说:“小孟啊,初二15班班主任病了,现在没有班主任,学校综合考虑了一下,觉得你还是比较合适的人选……”没等郭主任把话说完,孟崇儒就接过话头:“我服从学校安排,带什么班也是带,没关系,保证完成任务。”

可是孟崇儒没有想到,这个班不仅仅只是没有班主任那么简单。那天,他第一次走进教室,“哗啦”一摞书就堆到了他的脚下,原来是靠近门口的两个学生打闹,一看到老师来了,一紧张,就把课桌上的书给推到地上了。

孟崇儒不说话,弯腰把书一本本捡起来码齐,给那个孩子放到课桌上,学生一时呆呆地不知说什么好,孟崇儒看着那个孩子,微笑着说:“课本可不能当武器啊!一定要保护好。”他抬眼看过去,教室里的课桌歪歪扭扭,橫不成行,竖不成列,所有的学生因为不知道他是谁而全都站在那里看着他不说话,也不知道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孟崇儒走到讲台上,顿了顿,说:“孩子们,从今天起,我,孟崇儒,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了。”看着下面一张张不知所措的脸,他接着说:“下面就请众神各自归位吧?”

短暂的安静之后,教室里发出了一声拘谨的笑声,接着便是所有学生放松地哈哈大笑,但是,每个人都开始收拾自己眼前的课桌,不一会儿,教室里的摆设就初现有序了。

然而,那时候最让他感觉压力山大的还并不是这初次见面的印象,而是那第一次见到的该班的成绩单:所有的科目都在全年级中倒数第一!

正是这样一个班级,在孟崇儒两年的调教下,在这次中考时一举夺得全校多个科目的第一,综合排名在全年级第三。考上市里县里重点高中的比率在年级里也是排名前三。

所以孟崇儒这时候的心里是非常轻松,他心里美滋滋的,去往校长办公室的路上一路哼着小曲儿,见了谁也是满面笑容,兴奋地打着招呼。

校长室里坐了很多人,推开门,孟崇儒看到除了学校的正副校长和教导处的郭主任以外,还有几位陌生面孔,他迟疑了一下,以为大家在开会,就要转身往外走。校长付贤叫住了他:“崇儒,别走,就是在讨论你的事儿呢!快进来,快进来。”

孟崇儒回转身,拘谨地站在靠着门的地方,不说话。

付贤见状,就说:“你到里边来,这边有座位,我先跟你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教育局的领导,今天是特意为你来的。”

听到这话,孟崇儒感到很惊讶,心里暗自思索:是什么事惊动了教育局的领导了呀?可他并没有显露自己的不解,只是谦逊地“呵呵”陪着笑向几位领导点了点头,就继续看着校长,想听他的下文。

付贤说:“你今年的成绩非常好,郭主任已经给你看了成绩单了吧?”说着他又面向郭主任,那神情就是再问:成绩单给过了吧?郭主任连忙接口说:“已经给孟老师看过了。”

于是,付贤又说:“学校结合你这两年的工作情况,决定在中考奖励中增加一项校长特别奖,还准备把一个省级优秀教师的名额给了你。”

孟崇儒听得越来越惊讶,这倒是他没有想到的。参加工作以来,他一直勤勤恳恳,从未奢想能有什么荣誉降临到自己头上。现在,因为他的成绩,学校居然破天荒的设立了校长特别奖,不管这奖有多大,这本身就说明了学校领导班子对他的肯定。而且,还给了他一个省级荣誉,这在他们这个小县城就是屈指可数的了。所以他的内心慢慢开始激动起来,心跳都加速了。

可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校长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学校向教育局反映了你的工作情况,局里也很重视,特别提议把另外一个省级荣誉也给了你。”孟崇儒的眼直直的,嘴张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校长指着陌生人中的一位说:“这位是教育局教育股的范股长,是特意来向你宣布这个奖励决定的。”孟崇儒把目光转向范股长,直到看见范股长向他点头示意,这才“啊啊”地回过神来,忙不迭的说道:“谢谢,感谢领导的鼓励,我一定继续努力工作。”

付校长又对他说:“你抓紧去准备上报的材料去吧,局里还等着要呢。”

孟崇儒出了校长办公室的门,两手紧握着拳头,往自己胸前猛捶两下,压着声音大喊了一声,把几个经过他身边的学生吓得一跳,他朝学生笑了笑,感觉到胸前有一股隐隐的疼痛,他揉了揉,没有在意,就走了。

他高高兴兴的度过了一天,晚上回到家里,还止不住地兴奋,拉着妻子,说:“你知道吗?这说明什么?说明领导对我的重视,也证明了我的能力,这就叫世上自有公道,付出就有回报。”妻子揶揄他:“这回耳朵里没有知了叫声了吧?”

孟崇儒下意识地用一只手的大拇指压了压耳朵眼儿,这才注意到还是有一种像知了的叫声一样的声音在耳朵里响着,他叹了一口气,跟妻子说,又好像是自己安慰自己地说:“唉,有得必有失嘛,往后没那么忙了,注意点儿,慢慢调理一下,会过来的。”

自从他两年前接了那个班以后,每天早上六点之前就到了学校,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才能回到家里;给那些学生补课把自己的节假日都占用了;前一年中,接连不断发生的学生打架事件,让他成为了一个矛盾调解员,不断的周旋与学生和学生家长甚至小报记者之间,以至于弄得心力憔悴,身心俱疲。

在一次解决完学生矛盾之后,孟崇儒推着车子准备回家,突然觉得耳朵里“嗡嗡”直响,他使劲按了按耳朵,并没有什么改善,那嗡嗡的声音让他的听力都受到了影响,总感觉像是耳朵里堵上了一团棉花。

他跑去医院问医生,医生说他是劳累过度引起的神经衰弱,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转。当时,他不是没有想过放松一下自己:何必较那么大的劲呢?

可是,面对正有所好转的班级面貌,他良心上不允许自己放松。他安慰自己:没事儿,还年轻,能顶得住,不会有事的。于是,他继续早出晚归,完全不顾自己越来越疲惫的感觉。

现在,他的任务圆满完成,又得到了学校和教育局领导的认可,所以,他觉得可以有个休息调节自己的时间了。他想跟校长提个申请,暂时别担任班主任,把紧张的神经缓解一下子,再继续班主任工作。他的脑子里没有居功自傲、投机取巧的想法,就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调节的机会,他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他觉得,领导看在他这次突出的成绩上,应该会答应他的请求的。他甚至想好了,一旦神经衰弱的症状有所缓解,他就会立即主动向领导提出继续承担重任的。

他觉得自己这是“士为知己者死”的做法。

“孟老师,校长请您到他的办公室去呢。”小王老师从外面走进来,一看见他就喊。

新学期快要到了,孟崇儒还像以前一样,提前开始工作,备着自己新学期的课,他准备一门心思教课,不再担任班主任的工作了呢。

小王老师这一声喊,让他心里一惊。他抬头看着小王老师,故作镇静地问:“怎么?难道又要给我什么好事吗?”小王老师说:“您现在是名师啊!说不定真会有什么好事呢。”小王的话,让孟崇儒心里略微安定了一些,他站起身去往校长办公室里,一路上,满腹狐疑。

教导处的郭主任正坐在校长办公室里,孟崇儒打了个招呼进了屋,郭主任看见他,就先开了口:“孟老师啊,这一个暑假的休息时间,身体恢复的怎么样啊?”

孟崇儒刚要回答,却听见郭主任继续说:“年轻人嘛,精力旺,只要有一段时间的调节,就算是有点问题,也能很快恢复的。”

孟崇儒只能“是是是”地应着,算是做了回答。

郭主任客气地示意他坐下,就接着跟他说:“是这样,这个学期,咱们学校又扩招了几个班,这样一来,人手就一下子紧了。尤其是班主任,更是没有足够的合适人选。”说着,他看了看孟崇儒,看到他没什么反应,“本来呢,学校考虑你前一段时间的工作太忙,不打算再让你担班主任了,可是,现在形势所迫,还得请你出山。”

闻听此言,孟崇儒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郭主任赶忙接着说:“这次,扩招的几个班的老师全部启用的年轻人,没经验,所以还需要你来带一带他们。这也是付校长的意思。”他的话语里,侧重了这是付校长的意思,孟崇儒下意识地看了看付贤,付贤也朝他点点头。他思考片刻,毅然决然的下了决心:“没关系,我服从学校的安排,一切从学校的全局出发。”

孟崇儒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校长和主任把自己找来,是根本没有给自己推脱的余地啊!你年轻,有精力;这一次又给了你这多的奖励,应该知恩图报啊;学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也不会再给你加担子了,等等,这些原因此刻让孟崇儒感觉都像一座座大山压在他的肩上,让他喘不过气,他感觉到心口一阵憋堵得慌。

“所以呀,学校考虑,让你除了担任班主任以外,还需要担任一个年级副主任的职务。这也是校长对你的信任啊。”郭主任接着说。

这回,让孟崇儒感觉到惊讶了,虽然他迫不得已接受了班主任的任命,但是那也是出于自己干好工作的良心。现在,学校竟然要让自己担任年级副主任,那可就是跨进了学校中层干部的行列里了啊!这让他一时间竟感觉有点不适应。

哪个年轻人不是心怀上进想干出点名堂啊?那个年轻人不想混出个一官半职出人头地呀?孟崇儒祖上三代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家里人做过的最大的官是他祖父在刚解放以后在村里当过生产队长。孟崇儒这三个字就是他祖父给取的,崇敬、崇尚大儒,希望他能像古代的大学问家那样学有所成的寓意,就是盼着他能够学有所成,有朝一日出人头地。

此刻的孟崇儒心里有点小激动,但他还是觉得应该推脱一番,以示谦虚,于是,他有点结结巴巴地说:“这不太好吧?我没什么经验,能力也不行。”

付贤说话了:“怎么没有经验了?把你这两年来带班的经验总结一下,就是最好的经验,要说能力的话,能力还不是在实践过程中锻炼出来的?”

郭主任听到校长这么说,就说:“遇事多学习学习,能带好一个班,就能带好一个年级。”看见孟崇儒不再推辞,他又说:“行了,回去准备准备,走马上任。哈哈哈”他笑得很轻松,仿佛完成一件什么非常困难的任务一样。

就这样,孟老师就成了孟主任。

只是他还教着两个班的语文课,担任着一个班的班主任,没过多久,那好不容易有些缓解的耳鸣就又复发了,这让他感到非常难受。

更让他感觉难受的是虽然在别人的眼里,他得到了重用,成了学校的中层干部,可是在他自己看来,他需要左右开弓地同时应付着几项工作,心里没有一点轻松和空闲的时候,时时感觉一种很憋闷的状态。

开学已经一个月了,可是孟崇儒一点也没有理顺自己的工作,他在矛盾中应付着自己的任务,紧张地安排着自己的作息,经常神经质地猛跳起来,大喊着“什么什么事完成了没有”的话。

然而,令他没有想到,也不可能想到的事又来了。

那一天,他在楼梯口处遇到了学校主管教学的副校长郑芒。因为赶着要去上课,他跟郑校长打了个招呼就想匆匆过去。

没想到,郑校长叫住了他:“崇儒啊,有个事儿,跟你说说吧?”孟崇儒止住脚步,站住了:“您说吧,啥事儿?”

如何治疗癫痫病效果还不错
治疗癫痫病好方法是什么
治疗癫痫的名医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