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玻璃种翡翠手镯 >> 正文

【江南】只想抱着你(小说)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有许多断续的东西,没有办法连接起来。仿佛我的生命里曾经失却过一些时日,偶尔能捕捉到一点温情,但是它稍纵即逝……

它有些零乱,我对自己说。可是它是记忆里最宝贵的东西,我却记得。

很久没有再跟外界联络了,不知道世界是不是因为这个而有所改变。我拎着外套站在海边最高的石块上,仰望着天空那片没有色彩的云。

它在我眼中是没有色彩的,就算天空有点蓝。

我开始努力的想念着,不让昨天的记忆又一次溜走。什么时候我的记忆开始变得如此薄弱,经不起一夜的沉睡。

“喂,妈妈!”我播通了在心中记得最深的号码,那是我不论经过多少时间都不会忘掉的几位数。

“是松松啊!妈妈在家呢,很好啊!”妈妈安静的声音给了我些许的安慰。

“今天晚上我回家陪您吃晚饭好不好?”

“好啊好啊!松松很久都没有回来了!”这就是我的妈妈,一点点小小的举动都可以让她感动的妈妈。

“妈,今天是您五十岁的生日啊!”我无可奈何的提醒着她。“我要送你一件礼物。”

“好好!妈妈去准备你喜欢吃的东西了!还有一个小朋友也在家里,她常来陪我聊天!今天是妈的生日,妈就让她留下来吃饭了!”从妈妈发颤的声音里,我似乎感觉到了些许那种叫做感动的情绪。

“嗯!挂了!我七点钟以前回去!”我轻轻柔柔地对她说话,她是我唯一在乎的女人,不管我变成什么样子,永远都不会让她失望。

挂了电话后,习惯地转动着左手小指上的银戒,那是妈妈的东西,从那年起,便一直在我手里,它是我的护身符。

我最爱的妈妈!

“你这个死女人,给老子拿钱出来……”愤怒的呼吼声在小小的空间里回荡着,还有让人心悚的清脆巴掌声。这一切都落入在墙角里的瘦小男孩儿眼里,小小的他眼里攥着泪水,看着那个用双臂护在身前的女人。

“他妈的就是欠揍,老子没钱喝酒了,你他妈是不是就看老子不顺眼?”巴掌一直在响着,那个女人一直没有闪躲,默默的承受着一切,一直到看见角落里那张含泪的小脸。她惊恐起来,她的儿子正在看着她,眼中有愤恨和无力,这不是她要的啊!

“你放手!不许再打妈妈!”那个羸弱的身体终于扑了上来,挡住了那几个本该落在女人身上的巴掌。

“滚开,小兔崽子!”那个男人没有停下他的怒火,再看见孩子脸上的倔强后不由的恼羞成怒,狠狠地对着那张小脸甩了过去。

小男孩儿的嘴角立时有了微渗的血迹,他依然把头转过来,将母亲护在身后。他撕心裂肺的呐喊:“我说,不许再打妈妈!”

“你小子找死!”火大的男人不再顾虑眼前的小孩子是他的儿子,再一次甩了一巴掌给他,小小的身体就像风中飘零的黄叶。

但倔强的孩子孩子还站在那里,他的眼中闪着火光,他用尽所有的力气推开了那个比他高了两倍的男人:“你去死吧!”也许是酒醉,或许是过度的日夜不分。他被推了出去,撞上了身后摆放酒瓶的桌子。

“不要了松松!你快走!”母亲呆了,她看见那个男人撞向桌子后渗出来的血色,慌张的将那个孩子推出门去:“走啊!他会打你的,你快走吧!”

小男孩拉着妈妈的手,用力的,以至于把她手指上一直带着的银戒拉了下来。

“对不起,松松,妈妈无法照顾你,你走吧!努力让自己过得好一点!别再回来了!”母亲的脸上纵横的泪水使他握紧了拳头。毅然决然地扭过头,冲出大门……

怎么会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呢?我醒来,看看海边的天空,天色已晚。

本来只是想要闭上眼休息一下,怎么会一下子就睡了过去,还梦见小时候的事情。真是讨厌啊。看看时间,快七点了,要准备一下回家了。我转头去看那个放在桌上的雕像,那是我……妈妈,抱着小小的我……

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不眠不休所做出来的。用这个做礼物,不知道妈妈会不会高兴。

又想起那张隐忍的脸,那张有着无限委屈却一直苦苦撑着的脸。满脸泪水却又不舍的脸。一直在心里沉淀沉淀,变成心里最无法触摸的伤痕。

将车开上公路,竟然发现,二十多年来,从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期待归家。

“妈妈!我回来了!”我抱着那块大木雕走进客厅。却被客厅里坐着的黑衣女子吓了一跳。“呃~”当下不知道如何反应。

“嗨!你是松松吗?李阿姨有说过你要回来!她出去买东西了,让我在这里等你!”女孩子站起身来,脸上没有带着笑容,有一层淡淡的忧郁,只是在客套地陈述些什么:“我叫雅媛,李阿姨让我在这里吃晚饭。”

“哦,你好。“我对她点头,把抱着的木雕放下。也许是因为远离人群太久,不习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我看一眼那个女孩,她打过招呼就坐下了,静静地看着窗子外面的天空。是一个不多话的女孩子。我在心里舒了口气,不用因为没有话说而觉得尴尬。

“雅媛啊!我回来咯!”门外响起妈妈的声音:“松松回来了啊!”她大概是看见了我泊在车库里的车。

“我饭都做好了,可以开饭了!”妈妈一看见我,脸上绽开的笑容就会很灿烂。我知道她也很爱我,就像我一直那样爱着她一样。

“李阿姨,我帮你。”她站起来,接过妈妈手中的东西。这个女孩子,竟然比我这个做儿子的还要细心,我不禁在心里开始抱怨起来。

“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餐桌上,妈妈很开心地对着雅媛说:“这个是我儿子,松松。他很小就一个人在外面了,现在在一家俱乐部踢球。”我看见妈妈眼里闪耀的光芒,她一直以我为荣。“松松啊,这个是雅媛,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经常陪我聊天的姑娘!她很有耐心,一直安安静静地听我这个老婆子唠叨,还会做点心给我吃噢。”妈妈拉着她的手,她居然没有躲开。我一直以为那样漠然的女孩子是不喜欢别人触碰的。

“嗯!知道了,我们刚进门就打过招呼了!”我对她点点头:“谢谢你啊!”

“呃?”正在吃着妈妈烧的红烧肉的女孩儿被这句话说的不知所以了。抬起头,眼睛里有一点奇怪的情绪。

“谢谢你陪着我妈妈,她年纪大了,而我又很少陪着她,听她说,一直都是你在陪着她。所以我应该对你说声谢谢!”我认真的说。

“不用!如果用谢的,不如你就常回来陪陪李阿姨。”她淡淡地睨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吃东西。

我无言,二十年了,我确定从来没有想过妈妈的孤单。我歉然地看着妈妈,她的双鬓间又多了几丝白发。它们狠狠地揪着我的心,无言地控诉着我的粗心。相信这一切妈妈都看在眼里了,她笑着看我,摇了摇头,眼睛里有着从来没有消失过的了然。

我把海边的小木屋锁了起来,搬回来跟妈妈同住。下班回家时,偶尔能看见雅媛,还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只在对着妈妈时有着一些少见的温情。

慢慢地,我知道了她的一些事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租住了离我家不远的地方一间小屋,已经有一年左右了。和妈妈认识是在街边,妈妈疲累地拎着一堆才买的东西坐在路边休息。她走过来扶着妈妈,接过她拎着的重重的袋子,一路无言地陪着妈妈回家。

然后就会经常地出现在家里,帮着做一切妈妈做不了的事情,话很少,一直到半个月以后,妈妈才知道她叫雅媛。

平时很少出门,衣服不多,都是黑色的,脸带着戒备的神情。妈妈说她是靠写东西吃饭的。算是作家吗?我问过她,她摇头说不是。只是偶尔替别人写一些小东西,然后混点房租和一口饭。

可是我相信,那绝不是完全的她。

我却走不进她的世界。一直到我发现她在黑夜里抽烟……

她从不在妈妈面前抽烟或是别的。“李阿姨年纪大了,经不起烟叶的味道!”她这么说道,在看见我惊讶的目光后。

三个月了,我回家已经三个月,这是她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我有些受宠若惊:“呃~没什么的,只要在空气流通的地方就行……”说完这句话,我开始懊恼自己怎么突然变慢的反应。于是再不开口,陪她静静地坐着。

“夜里看海有种别样的味道,它很内敛,很沉静。漆黑一片,没有蓝色。”她的声音在海风的吹拂下显得分外温和。

“蓝色的海不是更好么?”我反问她,其实我也喜欢夜里的海,似乎可以将一切不快乐全部隐匿,一下子让人轻松起来。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蓝色的海!”她淡淡的回应,空气里有着若有若无的香烟气息。

心情一下子变得非常沉重,面对着每天都会面对的海,第一次有着倾诉的欲望:“你愿意听我讲话么?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我们聊聊好吗?”

“想说什么就说吧,大海听得见的!”她没有回头,长发在海风里飘扬,跟夜色溶于一体。

我把孩童时的事情一点一点倒出来,这些在我心里压了二十多年的忧郁,对着一个只给了我背影的女孩子说了出来。“后来,我知道我那一推,他的头撞在破了的酒瓶子上。妈妈对警察说是他喝多了不小心撞到的,因为这一带对我父亲几乎无人不知。轻易地就被相信,他入土的那一天我没有去,他得罪的人太多,在入土的那一天里邻居们都没有什么同情。我很少再回家,看到那些东西总会想起不开心的往事,也就慢慢地跟妈妈越来越淡。可是我在心里一直爱着她,一直没有停止过。她总是觉得我会恨她,恨她当年把我赶出门去。其实没有,我知道如果我不出来的话,妈妈也许永远都无法摆脱掉那个人给予的阴影,一辈子都不会幸福……”脸上有些凉凉的温度,二十多年来都没有用过的泪腺在今夜终于恢复了知觉。

“那不值得记忆,过去了的事情不必你每天惦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她仍然静静地抽烟,淡淡的说话。“其实李阿姨一直很想你回来陪她,她也知道你爱着她。有时候会看见她抱了你的照片一个人流泪,絮絮叨叨地说着你所有的消息。你有一个疼爱着你的妈妈,那就足够了!”

“你呢?”我沉静了一会儿,禁不住开口问她:“为什么你总是那么淡然?”

“我?生就如此吧!有些事情比别人看得透彻,所以就变得没有欲望了!”她熄掉烟蒂,随意地在沙滩上躺下。

“做为交换好不好?大海也能听见你的话!”我有些小心翼翼地看她:“我想知道你的事!”

她看我一眼,转过头去,没有说话。

在我几乎快要失望的时候,终于听见她悠悠的声音。

我的生活没有什么起伏,有爱着我的父母,他们很恩爱,结婚很多年从未曾有过争执。我是一个不定性的孩子,从来不在一个地方停留很久。

曾经有过一次快要出现的婚姻,让自己去爱上一个人,然后突然被告知,那个男人没有我以为的感情,因为我的过去一段经历而离开了我。某一天出去帮母亲买药,一路从医院走回家,慢慢地,就有些什么出现在心里,发现自己身边都在进行着一场一场游戏。感情也好,友情也罢。大家都在相聚的那一个瞬间里有着所说的感情,一旦分离或是别的,感情自然了无踪影了。看着生命开始,等着生命落幕,如果每个人都是这样,那么不如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活着。

我曾经大量地服用一些药品,不管它们是什么,折磨着自己的生命。一直到那晚,发现这世界上一切的感情都是假的时候,不再吃那些药。离开了父母的怀抱,一个人东奔西走,没有目地,不作停留的走动。累了便停一停。

不去奢望那些莫虚有的感情,生活也就简单自然了起来。发现心里一直没有想要的东西,可能是在慢慢流浪的过程里失却了欲望。

有过一个小孩子,但是死掉了,想起那瓶子里破碎的东西,觉得生命不过如此而已,并没有什么好去留恋或是去乞望的。才会一直淡淡地,不动心不动情,让自己没有那么多凡人的忧郁。

我的心事都藏在海的心里。只有它会懂得,我死了以后会去它心里取我要的心事。

她勉强地笑了笑:“我其实没有故事,更多的时间都是发呆。李阿姨让我想起我的母亲,十多年没有回去,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李阿姨这样,买菜的时候有没有人帮她提着,生病的时候有没有人帮她照顾着。觉得自己一直很任性和自私,却又不敢再回去面对那些。只好让自己相信,除了父母亲,没有这样的感情。”

我看见她眼角有一点水光,她把自己封闭在她自己盖的蜗牛壳里不肯出来。

“两年前有偷偷回家去看一眼,母亲老了很多,不敢去见她,只是在夜深了以后,看看他们的房间里,想着原来小时候,常常很晚回家,总是亮着灯在等我的家人。我爱着他们,却无力去与他们相伴,可能这一辈子,就是那种亲人缘极淡的人。”

癫痫病的治疗大概需多少费用
甘肃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左乙拉西坦要吃多久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