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儿童手推三轮车 >> 正文

【江南】谁的心扭曲(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蹲在农村的露天厕所里,舒伟仰头看厕所后那些高大的倾斜过来的大杨树,树叶都黄了,有叶子飘飘悠悠正在往下落。舒伟想,树叶怎么就不往天上飘呢,这天空多蓝呀,要是飘到天上多好,干嘛要往地上落呢?当然树叶无法按照她的想象往天上飘。——天空蔚蓝,明净而高远,看上去是让人心旷神怡,但它不是落叶的天堂,落叶上不去。

蹲的时间太长了,舒伟站起来感觉腿都麻木了,站了很久才走出厕所。走出来的时候惊动了厕所外那颗桃树上的一只麻雀,麻雀被舒伟吓了一跳,迅疾的离开了那根细细的枝条。舒伟就看着枝条抖抖索索颤动,一直到停止。枝条是黑褐色的,细瘦,因为这一阵子的颤抖,似乎在发出不堪重负的喘息。

舒伟心乱如麻。

她看到了不远处有一道防止河水泛滥的堤坝,于是慢慢地走过去。脚上高跟鞋的鞋跟是很纤细的那种,所以走在这砂石路上很困难,因为鞋跟往地下扎。其实舒伟知道农村是这种情况的,是她故意要穿这种鞋子。走几步困难的路算什么?如果脚下困难的路能够让心里安静安宁的话,哪怕每天都走这样一段路也行,舒伟完全愿意。

只是……

舒伟是奔四的女人了,已经不年轻,只不过她是背着阳光走的,所以迎面的人看不到她眼角细密的鱼尾纹,还以为她很年轻吧,因为有很多男人的目光在碰触到她的脸时会停留很久。舒伟虽然不是标准的美人,但绝对不丑,她的面容也不给人压力,只有温柔随和,是那种让人看着很轻松很舒服的类型。也许就因为这个原因,人们更愿意把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

生活太沉重了,谁都想随时随地放松一下吧。

路不是太远,所以尽管舒伟走的很慢还是没用多少时间就走到了那条堤坝上。舒伟的脚踏在堤坝上的时候,目光也落在脚下的堤坝上,这堤坝宽而且厚,一看就很坚固。舒伟想,它究竟能够经受住多大的冲击力呢?她又看了看大河,现在是枯水期,河水并不大,舒伟想汛期到来的时候,这河里的水会涨到多高?能够到堤坝的那一个位置呢?但愿这看上去坚固牢靠的堤坝真正能够起到防护作用吧,千万千万别有什么破损的地方导致洪水蔓延,因为离着堤坝不远的地方就是村庄了。舒伟又扭身看村庄,村庄很美,一排排二层小楼齐齐整整,显然是统一规划后盖的小楼,不是很宏伟也不算气派,但是看着非常体贴非常舒适。舒伟不自觉地赞叹:这才是人性化的房子啊,比城里那些冷冰冰的高层建筑强一千倍一万倍。她想住在那些二层小楼里的人是不是很开心呢?肯定开心,比她住八层大楼开心的多。她的房间一共一百六十平米,房间倒是够宽敞,经常性的也是她一个人住,但她不开心。人在宽敞的房间里不等于心也宽敞。这样想着舒伟又忧郁起来,她真想要一个小而温馨的空间,开心快乐就好。

怅惘中,她的手机响了起来。舒伟从包里拿出手机一看,是那个她实在不愿意看到的名字,但她还是硬着头皮按下了接听键。说实话她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这个人,最不想听的就是这个人的声音,可她每次都接听这个人的电话。听到他的声音有些伤感的时候,舒伟有一种报复般的快感。其实也……不是,她一点也不高兴,更多的是别扭,她只是愿意让电话中的人伤感而已,她不快乐也不愿意让这个人快乐。

“对不起嘉业,我临时有点事情外出,所以我们不用见面了。”舒伟的声音很委婉,但冰冷的寒意从话语中透出来,她并不是故意但却无法阻止,和他打电话她的话语中就透出寒意,仿佛是她的本能。

“你说什么,舒……舒伟,你不在?”嘉业有一种如雷轰顶的感觉,整个人一下子就失魂落魄。

“是的,对不起。我们以后见面吧。”舒伟的声音没有丝毫起伏。

这次嘉业打电话说他有事来一次,希望和舒伟见个面的,舒伟答应了,就算心里万分抗拒还是答应了。她觉得有些事还是说清了的好,说清了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他们两清。她不希望他纠缠她,就算她愿意让他伤感愿意让他难过也不愿意听他伤感难过的声音了,她对他讨厌至极。舒伟本来就是抱着和他把话说清楚的目的答应和他见面的,可是放下电话以后又十分后悔,她一点也不想看到他,说的难听一点,她觉得他恶心,更害怕看到他以后恶心的感觉加重。舒伟真不明白当初自己怎么就那样狂热地爱他,更不知道自己是那根神经搭错了。那时的嘉业在得到舒伟的爱情以后又用各种借口离开了舒伟,舒伟受到的伤害只有她心里明白,但舒伟也是十分烈性的女子,虽然痛不欲生但没有丝毫的纠缠,默默地退了。她恨他,但她把恨埋在了心里。

曾经舒伟也是那样期待嘉业能够和她相见一次,因为她想念他。可是现在,她实实在在是讨厌他,所以在挂了他的电话以后又实实在在不想见到他了。其实就算舒伟不想见他也没关系的,就说自己忙抽不出时间就可以,但她却开车跑到了离城里一百多里路以外的乡下,就好像嘉业的到来连城里的空气都给污染了,她不愿意呼吸有他在的空气。

“怎……怎么……”嘉业很明显是出乎了预料,“舒伟,我知道我曾经伤害了你,可我……我就想把我的心里话和你说说。你知道那时你主动联系了我以后我有多感动吗?我……我……”嘉业很明显的激动起来,“当初我是风光的,你在我落魄以后还知道问候我一声,还……还记得我,你知道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就想和你说说话。”

此时舒伟心里除了反感还有别扭,她的话也更冷了:“我要是知道你会这样想,当初就不该给你打电话。我想的是当初我毕竟对你有过好感是不是,听到你出事了,作为朋友问候你一声而已。没想到要你回去从前,我也不愿意让你难过。如果你真是这样想,那是我错了,对不起,我不该打你电话。”

嘉业的声音里只有伤感:“舒伟你……你……,你知道你的问候对我是多大的安慰吗?我知道曾经我伤害了你,我……是我不好,我求你原谅我……”

“都过去了说这个有什么用?你以为我是在翻旧帐?好像我也不是那样的人吧。你风光的时候我不去打扰,你现在不如以前了,我只是想问候你一下,是抱着关心的目的,并不是要你在我面前忏悔。没用的就不要说了好不好?”舒伟这些话是真话,当初她听到别人说嘉业出事以后是着实为他担心的,毕竟嘉业是她爱过的人,她的心里放不下。可是在嘉业知道她的电话号码也给她打电话以后,她就不愿意和他联系了。现在更是,不知道怎么突然之间一句话都不想再和他说。

“舒伟,我经历了那么多,到现在落魄成这个样子了,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我觉得因为有你在我都重新活过来了似的,你知道吗?那些当初我帮助过的人看到我现在这个样子都躲的远远的,只有你……你是真心关心我的,我知道,我又不傻。我……我并不是想要和你怎样怎样,我知道我也不配,我只是想见见你,和你说说话,和你说话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亮堂吗?”

舒伟手里举着手机,心里却在冷笑,原来你还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小人啊,和我见面不过是想要从我这里找到安慰而已,你当初又给过我多少安慰?这样想着,恶心的感觉就更重。眼前也突然又出现那时他见到她瑟缩在一旁时旁若无人或者说不屑一顾走过去的身影,舒伟心里又是一阵悲伤。

只听嘉业还在喋喋不休地说下去:“你知道我听到你的电话有多开心吗?这么多年你还记得我,还关心我,我感觉我就好像……好像获得了新生一样……”

舒伟把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然后装回包里。她的脸上似乎带上了笑意,所以好看的脸就更加好看了,是那种给人温暖给人安慰给人舒心的好看。她用力把目光投到河中心,仿佛看到了蓝天掉在了水里。她想,这样的话……那落叶是不是能够落到天上呢?

什么方法治疗癫痫病好
癫痫病最新治疗方法哪些好
郑州癫痫病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