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湖南宠物网 >> 正文

【回归】家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明天你回家来一趟吧,我新找了个老伴儿,咱们一块儿吃顿饭见见面。”听完父亲打来的电话,一时之间老宋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沉默了一会儿,老宋说;“好吧,我尽量赶回去。”然后他就匆匆地挂断了电话。老宋的心里有点憋屈得慌,他实在是没有想到,父亲又来这么一出。

老宋的父亲和母亲携手走过了四十几个春秋,母亲去世才刚刚一年多,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父亲这是已经在找他的第二个新老伴儿了。大约也就在母亲去世半年多的时候,就开始有一些人给年近八十岁的父亲张罗着找老伴儿了。儿女们还没有从失去母亲的痛苦中完全走出来,很觉得接受不了,而父亲却丝毫也没有拒绝的意思,甚至儿女们的劝阻更起到了相反的作用,父亲不顾一切地非要和那个六十多岁的不知底细的外地女人在一起。最终还是随了父亲的意,没想到的是,两个人大概一起生活了三个多月吧,那个女人就找了个理由离开了父亲。家里人都以为经过了这一次打击,父亲一定会有所反思,也该打消了再找老伴儿这个念头了吧,不曾想这才消停了没多少日子呢,他却又找了一个。

想起母亲,老宋的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他不明白,父亲和母亲生前是那样地感情深厚,相互依赖,相濡以沫近五十年的一段感情,为何父亲那么快就能放下呢?

儿女们的话现在父亲是一点也听不进去了,他眼睛里只有他的“蔡根花宝贝”了。老宋真觉得有点丢人,他和父亲就住在同一个小区里,上次的事闹得邻居们的闲言碎语真是不少,老宋除了听着也没有别的办法。他也不想去为父亲辩解什么,他觉得那样会对不起母亲,而父亲在感情上对自己的放任态度也让老宋觉得难以接受。更让老宋感到头疼的是,因为父亲找老伴儿这件事,自己的妻子有点想不通,一直在和自己闹别扭,老宋是劝劝这边,哄哄那边,这才刚太平了没几天呢,这不父亲这头又闹开了这一出了。

妻子现在还不知情吧?不然早就打电话过来了,这要是知道了她会不会又不高兴呢?哎呦,一想起这些家事,老宋真是头疼得要命,一边是亲爹,一边是亲媳妇,两头都惹不起,惹不起啊。

老宋急急忙忙地跟单位领导请了两天假,请好了假他连夜就开车往家赶了。

到家的时候大约是晚上十一点钟了,老宋先匆忙地赶着去了父亲那里,他想听听父亲的解释,先了解一些情况再说。一进家门,老宋就直奔主题了,“爸,你这也太快了吧,这还一个接着一个地找下去啊。”他劈头盖脸地向父亲发问。

“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我自己的事情还不能自己做主了是吗?父亲没好气地反问着他。

“可是爸,你别忘了,您可是快八十岁的人了。”老宋说。

“八十岁了又怎么了?八十岁了就没有人身自由了是吧?八十了就不能有感情了是不是?”父亲说。

“还感情?您还谈感情呢?你别忘了,我妈这才走了一年多了,你看你这——”

“我怎么了我,你妈走了之后,你看你们谁有时间经常陪着我,我找个老伴儿有什么错了,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的呢。”

老宋和父亲一句接着一句地怼,越说两个人的火气越旺,父亲的脸色很难看,老宋也被气得一阵阵晕眩。后来老宋定了定神儿,随手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等两个人都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老宋接着又说到:“爸,既然你什么都能自己决定,那你还让我回来干什么呀?您一切都自己做主就是了。”

“你说我叫你回来干什么,明天我朋友帮我定好了饭店了,咱们两家人和我的几个朋友一起吃顿饭,见个面认识认识。”

“那我要是不去呢?”

“爱去不去,你去不去的,明天我们照常进行,反正我是告诉你了。”

说到这儿,父子俩人有点僵持住了,老宋觉得也没法儿再说下去了,和上一次一样,父亲这是又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再说什么也是多余的了。

“我去,我去还不行吗,谁让你是我的亲爹呢!”说完了这一句,老宋重重地关上门就离开了父亲的家。哎,老宋心里真是太难受了,这还是那个和母亲一起过了大半生日子的自己的亲生父亲吗?老宋怎么都觉得像是都不认识他了一样呢。

从父亲家走出来,相隔着不远的另外一栋楼里就是自己的家。老宋回来前没有打电话告诉妻子,他有点张不开嘴,不知道该怎么和妻子说才更合适。想起上一次因为父亲找老伴儿的事,家里闹得种种不愉快,老宋心里还有点发怵。可是,现在问题就摆在眼前了,他也不能不去面对了,面对父亲的任性和妻子的不理解。

转眼就到了家门口,老宋用随身带着的钥匙轻轻地打开了家门,他没有开灯,只是借着楼道里的灯光约莫着看清了屋里有一间卧室的门是开着的,他换了拖鞋就蹑手蹑脚地走进去躺在了床上。妻子就在隔壁的卧室里睡着,老宋依稀听到了妻子微微的呼声。躺了一会儿,老宋刚刚的生气劲儿总算是缓和了不少,这时候他才感觉到了身体的乏累,一阵困意让他的眼皮开始发沉,终于老宋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起来,起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呢。”老宋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被妻子推醒了。

“哎呀,你让我再睡一会儿吧。”老宋睡意正浓,他还沉浸在刚才的迷梦里没有走出来。在梦里他又见到了逝去的母亲,他还向母亲哭诉了父亲的无情,没想到母亲却异常温和地握着他的手说:“儿子啊,你爸他一个人生活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他想怎么样,你们就由着他去吧。”听母亲这样说,老宋哭得更加伤心了,他觉得委屈,自己心里委屈,更替母亲感到难过。

“别睡了,醒醒吧,你说说又不是周末你不打招呼就跑回来干嘛来了?”经妻子这一问,老宋才彻底地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我这不回来看看你嘛,想你了呗。”老宋微笑着和妻子打趣。

“哼,你说这话自己都不信吧。”妻子揶揄着老宋,“赶紧说吧,回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老宋心想,看来妻子真的对父亲的事情还毫不知情,这更让他觉得难以启齿了。

“那个,这不我爸让我回来一趟啊。”

“怎么了,老爷子身体不舒服?我昨天看见他还好好的,他也没说什么呀。”

“没有没有,他身体好着呢。他是——他是有人又给他介绍了个老伴儿,让咱们去见见面,看看去。”

“什么——他又——”妻子的声音很尖锐。

老宋赶紧起身挨着妻子坐下来,他揽着妻子的肩头安慰着她。“没事儿,你别往心里去呀。”

“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这个爸呀!”老宋感觉得到,妻子的身体在微微发着抖。

“你看你可别又动真气,咱爸他年纪大了,就跟个孩子差不多,老小孩老小孩呢,只要他高兴咱们就依着他就得了。”

“他高兴,他高兴对别人就可以不管不顾了啊,上次被那个外地女人给骗去了三万块钱,他病了好几天,可都是咱们伺候着,这才消停了几天了,我这还没缓过劲来呢,他倒好,悄不声地又找好了下一个了,他怎么就不能让咱们省点心呢。”老宋的妻子真是越说越来气,她的声音里夹杂着哭腔。

“别生气了,别生气了呀,我就怕你这样,你看咱们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他也不听咱们的劝,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可想呀,就随他去了吧。”

“哎,你说我能不生气吗,上次的事街坊邻居的都说成什么样了,这次还指不定怎么说咱们呢。”

“别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咱们只当没听见,反正咱们也问心无愧呀。”

“当没听见?你又不常在家里,你是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见,我能躲到哪儿去呢。”

“我知道你不容易,家里的事情你操心得多,可他是我爸,我拿他也没办法啊。刚才在梦里我还梦见我妈了,我妈劝了我半天,她说咱爸年纪大了,一个人生活不容易,让我们顺着他的意思成全他得了。哎,你看咱妈都那么说了,咱们还能怎么样呢?这事儿你就别再操心了,一切有我在呢,你别管了。”

提起母亲,妻子悄悄擦拭着眼角的泪水没再言语。老宋也不知道还能如何去安慰妻子,他只是用力紧了紧揽着妻子肩头的手臂。

夫妻两个人沉默着过了一会儿,妻子站起身到厨房去给老宋准备早餐,老宋也起身到卫生间去洗漱了,一时无言,各忙各的。

妻子做好了早餐,两个人各怀心事地吃着,这时候在外地的女儿打来了电话。女儿在电话里说她前两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又梦见奶奶了,梦里哭得可伤心了。听着女儿的电话,老宋两口子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老宋赶紧安慰着女儿,“没事儿啊闺女,那肯定是你又想奶奶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

女儿问:“我爷爷他身体还好么?”

“你爷爷——”没等妻子说下去,老宋赶紧接过了话茬,“你爷爷没事,哪儿都挺好,就盼着你什么时候放假回来好去看看他呢。”

“是啊闺女,家里都挺好的,你一个人在外边照顾好自己就行了,不用惦记着我们了。”妻子也附和着说。

“那好呗,你们也不要惦记我哈,我要上课去了,再见爸妈。”女儿说。

“再见宝贝,忙你的去吧。”挂上电话,老宋看妻子又开始擦眼泪了,他叹了一口气。“你呀你,自己想开点吧。”老宋忽然间觉得心头的火气往上横冲直撞,继而一想又觉得,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把这火气发向妻子吧,但他又实在是有点压不住自己了。

“哎!生活!这就是生活吧!”老宋耷拉着脑袋一边胡乱地想着,一边悄然感叹着。

老宋刚才说话的语气并不太入耳,妻子也没去收拾餐桌,好歹吃了两口饭就回卧室里又躺着去了。功夫不大,老宋的手机又响起来了,这次是父亲打来的,“你们俩什么时候过来呀?这边客人都到了好几个了。”父亲问。

“行行行,我们这就过去。”老宋说。

老宋高声催妻子赶快收拾一下,一会儿和自己一块儿过去看看。妻子虽然不太情愿,但还是起来了,两个人都无精打采的,谁都没换件衣服,谁也不想说话,一前一后跟着出了家门,向着父亲的家里走去了。

夜间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黑龙江癫痫病好的治疗医院
女性患上癫痫病的原因是哪些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