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立顿红茶的功效 >> 正文

【丹枫】缘(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马超终于坐上了开往江苏的列车上了,他的心狂跳不己,脑海中想象着和李雅雅见面的场景。

马超家住东北的一个小山村,从小聪明的他却不爱学习,在上初中期间,就和一些溜溜叽叽的同学打练练。以至于初中没毕业就被学校开除了,不念书的他成天上网玩游戏,父母也管不了,也就任由他去了,因他还有个比他小十四岁的小弟弟,当时很小。

十九岁那年,他在网上认识了只有十五岁的李雅雅,她家在江苏的一个小城,她从小被父母送给了婶子家,婶婶家有两个哥哥,因婶婶非常喜欢女孩,在多次的央求下,雅雅的父母才把她送给了婶子家,她家里还有两个姐妹和一个小弟弟,她是家里的老二。

上网认识了彼此,发照片,相互的吸引,终于三年后,马超独自踏上了江南的旅途,经过近四天的路程,终于到了江苏,他给李雅雅打了电话,李雅雅正是假期,补课期间,瞒着婶婶和老师,在一处旅店与千里迢迢为她来的马超见面了,他们是疯狂而浪漫纯情的少女少男,两个人终于把彼此的第一次给了对方。

后来,李雅雅在当地的小镇为马超找了份工作,每个月有二千元的收入,马超租了一间小屋和李雅雅偷偷地生活在一起。

当时的李雅雅正在读高中,快毕业了。一晃快到年前了,李雅雅说,“我不想念了,又怕婶婶不让,”马超说:“和我去东北吧,再那找份工作。”马超有点想家了,在这语言不通,虽然山青水秀的,也难接受,不适应环境,看家家的土楼也不如家乡的大瓦房顺眼。“不行,婶子肯定舍不得我,妈妈也会反对的,”南方的女孩说话声音柔柔的,不像北方的女孩,各各都像女汉子。“那咋办?我都告诉家里了,这次必须领你回去,父母都等着见你呢。”马超有点急了,“为了你,我们村中的人给我介绍多少个对象,我都没看,只为等你。”“那我就和你去东北看看,让你好有个交待。”温柔的南方少女顺从了北方的小伙,她从美丽的江苏来到了这个大雪漫天的北方,瞒着父母和婶子。

马超的父母高兴地把这个子不高,眼睛不大,脸圆圆的白白净净的女孩接进了屋,李雅雅看着北方小山村,冷冷凄凄白雪皑皑的景,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真的会在这过一辈子吗?“快坐,小雅,东北冷吧?”马超的妈妈找了件自己的旧棉服给李雅雅披上,李雅雅轻微地皱了一下眉,“谢谢阿姨,”她明显的闻到有点潮湿味。

晚上了,李雅雅和马超躺在了北方的火炕上,怎么也睡不着,看着白灰的墙,听着外面的狗叫,是那么的陌生和心烦。想到了婶婶,她有点想家了,“怎么不习惯?”马超也兴奋地半天睡不着,他真的高兴自己有能耐把南方的美女领回自己破乱的家。“嗯,不顺眼,不如我的家乡暖和,”李雅雅声音柔柔地说,“有我在,可以给你温暖,”马超把李雅雅紧紧搂在怀里。“上南方吧?为了我?行吗?”李雅雅吻着马超迷人的大眼睛,马超长得帅哥一个,一米七五的个子,瘦瘦的,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一口齐白的牙,有点兜兜齿非常的帅,“不行,父母把我养这么大,也不容易,我不能舍下父母去那么远?”马超感觉到他们会分手,心很痛,“那我也舍不得婶子和妈妈,怎么办?”泪顺着李雅雅的脸往下淌,她也舍不得马超,但北方真的冷,还有真的也舍不下婶子、妈妈和家乡。

“睡吧,以后再说吧。”马超轻轻地一声叹气。“嗯。”西屋里静静的没了声音,只有两颗心在隐隐的痛。

“啥呀,哪敢他老姨给介绍的,个子太矮,又小又瘦,能干活吗?”马超的爸爸说:“败家的孩子,越不让他处他越处,搭钱的货,回一趟娘家就得几千,太远了。”“说也不听,一看就娇里娇气的,说话也听不太懂,哪敢咱东北的知根知底的,是不听话,不管他,看他自己咋办?”马超的妈妈也没太相中,觉得细皮嫩肉细胳膊细腿的不能干活。

东屋马超的父母,也在各自说着心里话。他们都没有相中这个南方的姑娘。

在家住了几天的马超和李雅雅,去了马超的姥姥家,在一个村子住的,姥姥高兴地拉着这个南方小姑娘的手看,“真好看,白净。”从兜里掏出四百块钱,塞在李雅雅的手里,“不要,姥姥,我也没给您买什么。”雅雅的脸通红,把钱又送给了姥姥,“马超你拿着,一会给小雅,孩子天南地北来的,多不易。”姥姥见李雅雅真的不想要,把钱递给了马超,“那谢谢姥,我替小雅先拿着,姥您歇着,我俩上卖店一趟。”马超和李雅雅离开姥姥家向卖店走去。

“马超,你媳妇儿呀,这是?”半路上遇见了本村的冯静,冯静比马超小五岁,今年十七岁,从小父母不和,经常吵架,十五岁的冯静就上了歌厅打工,几年不见,越来越时尚了,穿着打扮都赶潮流,就是人长得黑,身体太胖,个也比李雅雅高一点,但胖得腰粗背圆的。“是女朋友,还不是媳妇儿呢。你不在歌厅干了?”马超问冯静。“不想干了,太累了,成天站着,腰疼。”冯静的眼睛非常大,特好看,长长的睫毛,黑黑亮亮的。她有点像印度人。“你俩上哪去?”她用眼睛看了一眼站在马超身边的李雅雅,“你皮肤真白,身材也好,看我太黑了,浑身是肉。哈哈,”说完大笑起来,北方女孩的开朗,全面展现。眼里却流露出一丝的嫉妒。“哪有。”李雅雅像被吓到了一样,怯生生地说了不清楚的两个字。“我俩上卖店一趟。南方人就是白,走了,冯静你忙吧。”马超说完话挽着李雅雅的胳膊走了。

冯静看马超走远的背影,心酸酸的,只有十七岁的她,成熟得很早,十五岁时就喜欢上了比他大五岁的马超,由于工作她不常回家,一回家她就想见着马超,经常找各种的借口,上马超家,比如为老板买鸡蛋,马超的妈妈自己孵小鸡,卖吃不了的鸡蛋,冯静会去他家买上百八十个的鸡蛋,为了能看见马超,每次买完了鸡蛋,马超会帮她送到家去,路上她会高兴地跟在帅气的马超后面看,看他的背影都那么喜欢。渐渐大了的冯静,很想对马超表白,后来听人说,马超在网上处了个南方的对象,难过得冯静偷偷地哭了好几天,她真想把马超抢过来,后来泄气了,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有了信心,决定放弃了。

住了近半个月的李雅雅要走了,马上过年了,婶子天天给她来电话,让她补完课,赶紧回家,想她了,家里并不知道她来了东北。

穿着马超买来的新棉服,怀着伤心和痛,李雅雅在车站与马超几次拥抱难分难舍,终于踏上了返乡的路,马超满眼是泪,跟着车跑了很远,心掏空一样的痛,这是他步入人生中最大的伤痛,也许会藏到很久,以至一辈子。

“妈,我想上江苏找雅雅去。”过完年后,马超对正在做饭的妈妈说。“不行,赶紧断了这个念向,一没亲,二没有故的上那么远,被人暗杀了都不知道,不行,想都别想,和你爸好好干木匠活,在跟前找一个,身体好的,能过日子的。”妈妈哭着劝儿子说,离家太远了,将来我和你爸有个天灾病业的,现赶回来都不赶趟,你老弟还小,你该为家担点担子了,书你不好好念,工也不爱打,到南方还不饿死,到那时怕连回家的钱都挣不回来。妈妈唠叨了一堆话,马超念书时不太务正,非常孝心,尤其对妈妈。看妈妈哭了,他也哭了,“不去江苏也行,我要去学白钢,不想当木匠,还要考驾证。”“行,只要你不去南方,学个手艺,将来日子错不了的,驾校你自己联系,考吧,将来用得上。"

在歌厅工作的冯静,听说马超的对象黄了,高兴地请假回到了家,托邻居的二婶替自己去说媒,马超的爸妈高兴坏了,他们非常喜欢冯静,懂事,知根知底,黑白有什么重要的,胖点看着富态,能发家,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一直没断了来往,就是岁数相差大了些,过了年的冯静才十八岁。

马超心里还是常有李雅雅,还上微信联系,在没办法的情况下,选择了冯静,这个自己说不上喜欢但也不讨厌的女孩。

订了婚的他们住在了一起,农村人也开放了。不像马超的父辈,不结婚是不可能也不敢住在一起的。

马超天天学着白钢的手艺,又报了驾校,有空就去练车。冯静继续在歌厅当服务员,一有空就会上马超家来住上一宿两宿的。

彩礼没要多少钱,但结婚必须在街里有楼,这对生活在农村,指地为生的农户来说非常难,但为了儿子,父母咬牙答应了,决定好好干,争取两年后让他们结婚,可是意想不到的事又一次来到了这个家里。

相处的日子里,矛盾出现了,马超嫌冯静说话大嗓门不温柔,拿她和李雅雅比,哪也不如雅雅好,皮肤黑的没一点白,腰粗得搂着都费劲,还没文化,说话不文明粗鲁,哪哪都不如李雅雅好,他越拿冯静和李雅雅比,就越对冯静不好,冯静也越爱冲他发脾气,喊叫,于是两个人在订婚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分手了。

冯静家把马超家过的钱大部份返回来了,因是本屯子的,原来相处的就不错,还有点挂边的亲属关系,饭钱,给小孩子的钱没退返,就这样的不欢而散了。

心伤透了的冯静心里还是爱着马超的,他毕竟是自己的初恋,自己把女孩最宝贵的处贞给了这个男人,可她真的实在无法忍受,马超总拿她和那个南方的女孩比,她再好,人家不没跟你吗,我是不如她好,可我真心的喜欢你。一气之下提出分手的冯静天天活在痛苦中,不能自拔。

和冯静分了手的马超,白钢的手艺也没学成功,驾照也没考完,就和他初中时的同学去了冮西打工,没有听父母话的他又一次来到了南方,他还是忘不了南方给他的温情,李雅雅也许永远不可能和他重归于好了,他仍然忘不了她。有时也会想起冯静,也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来到江西的这块陌生的土地上,他和同学赵阳是奔赵阳认识的一个朋友来的,到一家大型的娱乐场所当服务生,一个月能开三四千多,可就在没干上一个月的时候,出事了,他参与了一场群殴,被抓入狱。

在家的父母接到了乡邮政局送达的通知,不敢相信,以为是诈骗的呢,给马超打电话关机,联系不上,妈妈用QQ也联系不上,只能看见他仍在线的标记。没办法找来亲属一家大户的叔叔大爷商量,是真是假。

“这肯定是真的了,都有法院的印章。”“现在什么都能伪造,看这字写的歪歪扭扭的,肯定是骗人的。”“不可能?国家的公章,骗你干啥?老农民,肯定是真的。”“赶紧给他同学联系,看他知道不?”“太没正事了,孩子怎么能让他走那么远。”“别说别的了,该怎么办吧,去一趟确定一下吧,”七大姑八大姨的一顿乱吵吵,马超的妈只有哭的份,“怎么会这样?他同学的电话没人知道,他是不会打架的,在家从没和人打过架,怎么会群殴呢?”。

“啥也别说了,明天买票去江西,到他打工的地方看看到底咋回事,就知道了,唉,这孩子太不让人省心了,就是个败家的货。”马超的爸爸边叹气边说。

“这败家孩子,成天江苏,江西的,这下真的掉江里了。”妈妈又气又急不知说啥好了。

第二天,马超的爸爸去买票,得先坐火车去省城,在省城坐车到南京后,再买票换几次车才能到马超干活的地方。得三四天能到。没办法妈妈把上小学的小儿子送到了妹妹家照看,马超的奶奶不在家,被姑姑接走了。

带着唉声和愁容夫妻俩去了,从没有去过的江西。好不容易去的,不管事情是真是假把他的棉衣棉裤也带上,怕他万一真坐了牢,再做一身的病。由于从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马超妈妈的脚肿得老高。下了火车的夫妻俩有点蒙,山清水秀,人都白净净的,不像北方人那么黑,往哪走?拿着马超走时给家留下的地址,问一下路边卖西瓜水果的妇女,“大姐,知道这个地方吗?”马超的爸爸说着地道的东北土话。

妇女看了看,说了一堆的方言,夫妻俩一句没听懂,只见妇女摇了摇手,意思是不知道,“这个不省心的败家孩子,上辈子欠他的,上这么远的地上来,还惹上祸。”背着行里的父亲又骂了几句,“别说没用的了,找个出租车,应该能知道吧。”妈妈着急地在大街上叫住了一辆出租车,果然师傅知道,说离市里远,得一百块钱车费,多少钱都认了。开了近一个多小时离开市里,来到郊区的一处大厦前,上面写着的牌子和马超留的地址吻合。

两眼一抹黑的夫妻俩见到了马超单位的负责人,他们把经过的大概告诉了马超的父母,听店中的人员说的,躲在屋里看见的,这个场所很大,需要服务生几十个人来回换班干活,东北一伙,还有天津一伙,成了两个帮派的,都是些二十刚出头的,还有十七八岁的年青人,常起冲突和纷争,头一天就吵了起来没动手,第二天,东北的有两个人下了班往舍去,马超当时已经进舍了。

天津的一个人故意绊倒了东北的一人,起来的东北人二话没说去打那人,哪知那人早有准备,拿出一把弹簧刀来,追着东北的就扎,另外一个东北人赶紧跑舍里叫人,马超和四个东北的全跑了出来,手里有的拿着长长的砍刀,因平时他们怕被人欺负,买了防身用的。等他们出来时,东北的老乡已被扎伤,浑身是血,天津的五六个人围着还在打他,马超他们一见一窝蜂地冲上去,一顿乱打,和马超一起来的赵阳,打了几下便跑了,怕出事溜了,马超没有那么多的心眼,实诚。冲了上去,他手里没拿东西,被人打了几拳,他也还了手。有几个和挨扎的一起早几个月来的拼了命的打,用刀子把天津的有个人扎了个半死,正在打杀中,不知谁报了警,警察来了,全部带走了,只有赵阳跑了,共抓十三人,东北的六人,天津七人连被扎伤的在内。

河北省有那些癫痫医院
治疗癫痫主要是哪些方式
广东儿童癫痫哪里好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