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南京时尚莱迪 >> 正文

【江南小说】游学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题记:杯盘交错,酒令起伏,祝贺声声中,一项重大的活动落下帷幕。

1、

学校的老师们一提到李国民的名字,都有一种闻风丧胆的样子。有时,如果那个同志不顺当,连校长都会说:“你就是没招过国民的活。”被说的同事就在心里嘀咕:就你招过,就你招过,瞧把你光荣的。

是呀,校长那会忘了招国民活的事呢?

那年快期末的时候,学校为了拓展学生的见多识广的能力,经研究决定,就给学生们淘了一套题。当然,这个是要收费的。不过,这也是为学生服务,属于教师们的额外辅导,学校总不能自己掏腰包啊。另外,学校也在村委会的协助下,购置了一批桌凳。经协商,桌凳费是三一三剩一。也就是,村里出三分之一,学校出三分之一,学生出三分之一。国民的孩子在三年级,资料费连带桌凳费,加起来应该掏五十五元。收钱的事一宣布,校长就对大家千叮咛万嘱咐:给学生说的时候,要讲究策略、方法,要巧妙、得体,以和谐、团结为主。

下午跟班时间一到,各位老师就马上各赴岗位,在教室里埋头苦干。特殊时期么特殊对待。忽然,院里就传来一阵叫嚣声:“是谁又要给学生收钱了,是不是嫌我没告你们去!不好好给娃教书,光知道要钱。”

教室里的老师们都伸出头去看,有的趴在玻璃窗上看。一看,是国民来了。其实,就算不看,大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副校长张侃从办公室赶紧出来了,亲热的拉住国民说:“哥,你来了。”

国民说:“你甭拉我,叫校长来。”

张侃说:“校长刚走了。”

“啥?一收钱就开溜。”

“不是,校长腰椎间盘突出,去县里按摩。”

“按摩个屁!我看他是找小姐去了。行,我去把他追回来。”国民说完掉头就走。

张侃在后面“哥、哥”的叫,一点没用。就掏出手机给校长打电话。张侃真后悔把校长的行踪给透露出去了,也不知道这会儿校长搭上车了没有。但谁又知道,国民还真有这份闲心。本来觉得这么一说,国民也就罢了,岂知把巧弄成拙了。

2、

国民还真把校长给截了回来。

校长在前面走着,不停地回头给后面的国民笑。国民说:“你先甭笑,我是叫你来哭的。”

校长说:“兄弟,你看这样吧,等我按摩回来再说吧,我跟人家按摩医生约好了的。”

国民说:“帐算清了再说。你放心,你不去了按摩医生也不会闲着的。”

说着走着,两人就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张侃在办公室里恭候大驾。

校长吩咐张侃给国民发烟,他亲自给国民倒水。

国民没有接张侃发的五元一盒的烟,他从身上掏出十元一盒的烟,给校长和张侃一人发了一支,说:“我这人不行,但吃烟从来不吃五元一盒的。”

校长把水递给国民,国民不接,说:“我不喝你的水,你先告诉我,收的什么钱?有没有文件?”

校长把水放到旁边,强忍着怒火挤出一丝笑意说:“兄弟啊,这是学校和村里商量好的。关于给学生的辅导资料,我们也是采取自愿的,也是想让孩子多练习一些,没有别的意思。”

“我不管谁决定的,也不管有没有别的意思,我只看文件,按文件办事。你说的自愿也是不科学的。有的学生有,有的学生没有,怎么能算做是教育平等。钱我不是不交,如果要,我有的是钱,没有文件,起码我要个发票。”国民说。

“你这兄弟,不是为难我吗?”

“这怎么是为难呢?你不开票,就是有问题。”

校长看国民的执着劲,一时不知怎么办,忽然灵机一动,冲门口喊:“葛娆,葛娆。”

葛娆是学校的会计,住在校长隔壁。校长一喊,葛娆就在隔壁“唉”了一声,很快的就眯缝着细长的一双媚眼,厚厚的嘴唇灿烂的笑着,站在了校长门口。校长说:“你去给我国民兄弟买一盒芙蓉王去。”

国民忙摆摆手说:“不要,不要。”

葛娆已经走了,临走时还不忘说一句:“国民哥今儿有空来视察工作啊。”

国民冲着葛娆的背影“哼”了一声,但有点拿女人没办法的样子。

葛娆把烟买了回来,校长接过烟,就给国民塞。

国民一二不要。

葛娆说:“国民哥,你就把烟装上吧,你看妹子我辛辛苦苦的跑了一趟也不容易。再说,你跟校长怎么样,烟跟你没仇啊。”

张侃也说:“是呀,国民哥,就看在兄弟我的份上,先把烟装上吧。”

校长也说:“兄弟啊,你看张校长和葛会计都这么说了,就装上吧。事归事,感情归感情。先把烟装上,然后把老哥要杀要剐你随便。”

国民说:“烟装上了,我还能随便么?”

校长就笑了:“能么,你兄弟是什么人,哥还不知道吗?”

国民临走时再三强调:“文件还要看,收据还要开,这个事,不能算完。解决不了,钱就收不成,不只是我自己的孩子的事。”

3、

费诚正在批改作业,校长进来了。

“费主任就是认真啊。”校长真心的感慨着。

费诚忙停下手头的工作,回过头说:“校长来了,快请坐。”

校长坐在了费诚拉过来的椅子上,掏出烟给费诚发了一根,自己也把一根叼在嘴上。费诚忙拿出打火机,先给校长点,然后给自己点。

“哟,这打火机,还是防风的啊。”校长说。

“呵呵。校长有啥指教?”

“听说你和国民是亲戚。”

“哦,这个么,是有点沾亲带故。不过,已经很远了。国民的祖奶奶是我祖姑婆,都没来往过的。”

“这按说,还不算太远。”

费诚知道国民的事,现在也明白了校长的意思。但费诚还是有点为难,这当和事佬,可不是自己的特长。所以,费诚就又“呵呵”了两下,算是回应。

“费主任啊,国民的事,还得你去帮个忙,收一下场。”

“我……能行么?”

“这个光荣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最坏的打算,就是给国民的孩子不收钱了。你见机行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个最坏的打算不要轻易的说出来。关键是,不要因这一个孩子,影响全局。”

“好吧,我懂了。”

“你趁早去,去的时候,到葛娆那儿拿一盒烟。”

“嗯。”

校长握住费诚的手,说:“费主任啊,成败就看你了。”

费诚有些被校长弄得慷慨就义的感觉,想笑又不敢笑,只得说:“我尽力而为吧。”

费诚在去国民家的路上,就想:这不是很简单的个事吗?搞得那么复杂。我可不会曲里拐弯,直接就把最后的决策给哄抬出去,多省事啊。

费诚到了国民家里,受到了国民的热情招待。国民一根接一根的给费诚发烟,弄得费诚不吃都不行。费诚一来,国民也就知道了原委,也就不待费诚开口,国民就说:“费诚,你这一来,我也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跟校长过不去了。要不是你,我跟他没完。我听说,你在学校里,被校长看不起,有没有这回事?”

费诚摇了摇头,说:“没有。”

“其实,村民比较的看重你。如果你是校长,我可以保证,没有一个人去学校寻衅闹事。现在这个校长不行,不好好搞管理,只知道抓钱。”国民说。

“国民哥,您说这话,我很高兴。但校长,只是学校的过眼烟云,主要的,还在于教师。现在,每年都搞招聘,老师们的工作,都很主动积极的。”

“你现在有没有官衔?”

“我是主任,但是,是学校封的,主任一般上边不委派的。不过,我一般不问政事的。”

“什么时候弄个委派的。你该问的就得问,不要叫人当鳖捉了。”

“呵呵,这个还没人敢。委派的事,看情况吧。”

说了一会儿话,国民就喊着叫妻子做饭。费诚忙说自己吃了。国民说:“学校那个大灶,能把人吃好?叫你嫂子弄些面条,我也没吃呢。”

“那你吃吧,我真的吃了。”

“你瞧不起哥。”

“不是这么的。”

“那就吃。”

临走时,国民拿出钱非要费诚带过去,说是不让费诚为难。费诚不要,国民硬要给。费诚一着急,就说:“哥,你还是装上吧,兄弟这个小小的主任,还有这么点权利,咱那侄子我说不交就不交。你再硬要这样,就是把我不当兄弟。”

国民一听费诚这么说,只好把钱收起来,说:“以后学校有什么事,就给哥说。”

费诚感动的点了点头,心里说:敢给你说么。

4、

最后,收钱的事圆满解决,虽然有几个钉子户没交上来,但已经不是问题了,也可以说,没有问题了。一来二去的,国民也就成了学校的常客,就像个旁听生似的。

这一周要开家长会。

晚饭后,学生和家长陆陆续续的来了。老师们忙得不亦乐乎,又是招待,又是交流的,和学生,和家长,共同的谱写着教育的颂歌。

国民也来了,提了二斤狗肉直接来到了校长的办公室。

校长说:“兄弟,你真是有心,而且豪爽啊!”

国民“哈哈”笑了几声,说:“我是来慰问老师的,跟你们领导没关系。”

“那是,那是,你这个举措值得提倡。”

“你提倡来提倡去,这么做的,只有我一个人。”

“那是,那是。”

校长把张侃、葛娆、费诚都叫了来,特意吩咐费诚说:“费主任,难得国民这么有心的来了,你出去提一扎啤酒。”又转过头对葛娆说:“把钱给费主任。”

费诚说:“不要钱,国民哥能来,我这个做兄弟的,也能买得起一扎酒。”

校长就说:“那也是,你先去买。”

国民说:“哈哈,校长,你看费诚多仗义的,看你以后还拿费诚当猴耍不。”

国民的话,让费诚一脸的骚热,哥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你咋不说,看费诚这下把校长这个猴耍了。

酒买了回来,其他老师也闻风而来。酒肉的香味弥漫在房间,碰酒的脆响也高奏着和谐的旋律。国民在老师们的夸赞声里,陶醉着。老师们在不多的狗肉里,谦恭着。

家长会结束了以后,国民到费诚房里说了一会儿话,无非就是他的那些光荣的事迹,把这个人怎么样了,把那个人怎么样了,他心系教育,心系乡亲等。最后,还聊到了费诚,国民还是说了那次费诚去他家里的那些话,说是费诚有什么心思,就找他,他给别人能办的事,给费诚更能办。费诚就点头称是。国民又说:“你看现在当官的,那个的肚子都和驴嘴一样长。”

费诚“扑哧”就笑了:“哥,你这是啥修辞啊,肚子和驴嘴怎么能比?”

“咋能比不成,这是个比喻,不是比。”

“嗯,是个恰当的比喻,看来,丰富的语言是大家创造的。”

“还不是么,书上的话,能拿出去说吗?谁成天的说话,拿个书照着去说。”

“也是,也是。”

送走了国民。费诚一个人在房里,兀自的傻笑着,忍不住的傻笑着。

5、

家长会之后,上边紧接着又布置了一项新的活动任务,就是“教学开放周”活动。活动要求学校邀请家长们及各界人士,来学校观摩教学工作,参观教学秩序,体验教学生活,增强学校与家长的交流,与各界人士的沟通。活动还要求,学校要积极的做好活动前的准备工作,给家长及各界人士发邀请函,并布置一个展厅,把近几年来教学上的一些成果以及各位老师的获奖证书、荣誉证书,还有学生的作业等,都要在展厅分类展示。

各学校立马就忙了,校长给各位老师分别派了任务,开了好多次会,希望各位老师,都能出谋划策,把这次活动开展成功。

有老师就提议说,能不能搞个仪仗队什么的。

费诚立马就否决:“这个不行,这是教学活动,又不是文艺汇演。”

提议的老师有些不高兴:“现在不都提倡素质教育,全面发展么。这也能说明我们学校的教育很有特色。”

费城说:“家长来了,要随堂听课,课表上安排什么,我们就上什么。特色要体现在课堂上,而不是形式上。”

“好了,继续提建议吧。大家能在这里分析、探讨,也是对我们学校工作的支持,在此,对大家表示感谢。”校长看着火色有些不对,赶紧打着圆场说。

费诚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在会场上那么激动,平时可都是一言不发的那种。难道,对提议的那个老师有意见么?其实,后来,费诚想了很久,才恍然明白,或许,自己对活动本身有意见,并不是人和提议的问题。但,真的,这个活动要弄个仪仗队的话,确实没必要。

“教学开放周”在老师们匆忙的筹备中,很快就到了。

中午,一大群家长和各界人士来了以后,被安排在专门的休息室。然后,就是费城和葛娆分别带着大家在学校各处参观。当然,重点参观的是展厅。参观展厅的时候,家长们和社会各界人士在那些荣誉证上,学生的作业上,流连忘返,细细翻阅。忽然,人群中一声惊呼:“啊,这个学生的作业这么乱的,还在这儿展览。”

费诚赶紧过去一瞧,有点傻眼,怎么是自己班里的,不是说的好好的,要班干部找几个好的么。但家长也不知道老师是谁,费诚暗自庆幸着,说:“当然,有好的就有坏的,这说明我们的工作没有造假。”

可家长又问了一下:“请问主任,这个班的老师是谁?”

癫痫病发病的症状有哪些
在郑州癫痫医院哪家比较好
儿童癫痫怎么治疗才好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