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正文

【看点】公诉(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副检察长韩雪峰看着手头案卷,心里七上八下不是味。

按说,韩雪峰手里放着的,也就是一般刑事案件,抢劫、强奸,目前,案件已经认定了两起,如果走程序,现在就可以交到法院,等候判决了。但是,韩雪峰看了整个案件侦查过程,好像这里面,还隐藏了一些东西。嫌疑人有些事情,并没有说实话,没有全部交代清楚,案件显示,起码从嫌疑人家搜查出来的东西表明,嫌疑人还有没交代的问题。

最基本的身份信息就不清楚。

公安局把案件侦查好了的卷宗交到了检察院,韩雪峰接手了这起案子。当天,韩雪峰就到看守所提审了嫌疑人唐国栋。唐国栋五十来岁,个子不高,黑皮肤,小眼睛透出狡黠。好像说话有点口吃,总是吞吞吐吐,刻意在隐瞒什么。韩雪峰在和唐国栋谈了几分钟话后,发现这个嫌疑人并不口吃。韩雪峰断定,唐国栋的口吃,是因为他在回答问话时,总是挑选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所以,在思考时,就会停顿。

韩雪峰直觉,唐国栋一定还有问题没向公安局交代。

唐国栋自己交代,他是本市人,可公安局侦查人员查遍了整个城市,都没有找到和唐国栋整个人相匹配的人。唐国栋整个名字倒是有,照片却不是唐国栋本人。仔细辨别,唐国栋说话口音又像是外地,应该是山西和河南那一带。

刻意隐瞒身份,更加说明了唐国栋心里有鬼。侦查人员根据经验判断,此人很可能还有大案在身。唐国栋整个名字十有八九就是假名。根据调查,唐国栋是入赘来到本市,现在已经有一个女儿,唐国栋妻子已经于前年去世,他家住在郊外一个收破烂站内,周边都是一些外地人居住在此,他们主要是靠回收破烂维持生计。

按理说,唐国栋入赘到了女方家,应该是住在女方家里,可唐国栋没有住在女方家,而是和女人一同来到了这个收破烂站。唐国栋就是以收破烂为生。

很多人仅仅知道收破烂低档,但知道内情人,都明白,收破烂很挣钱。不然唐国栋不会在银行有一笔不小存蓄。据唐国栋说,这是让女儿将来上大学用的。存蓄没有其他证明是非法所得,当然公安机关不能扣留。

这一切都在案卷中显示得很清晰,韩雪峰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唐国栋要隐瞒真实身份。案卷还显示,侦查员到唐国栋口音接近的城市做过调查,但都没有找到和他相对应的人。

韩雪峰在接手这起案件,看了整个卷宗后,感觉就是有点头疼。

如果真查不清楚唐国栋真实身份,也只能按照目前他所犯下罪行来定罪了,抢劫、强奸,数罪并罚,也够这小子喝一壶了。但韩雪峰有些心不甘,自己如果不能深挖出唐国栋真实身份,彻底查清楚他背后还有的罪行,韩雪峰觉得有些对不起自己检察官的荣誉。

案卷开始送到韩雪峰手里,看后,韩雪峰将案卷返回公安局,让补充侦查,但很快,公安局又将案卷送了回来,在唐国栋家,搜查时,倒是发现了一些与唐国栋家情况不符的几个女式提包,唐国栋对这几个提包说不清楚,来历没讲。他女儿也承认,这些东西不是自己用的。那么,这些女式提包从哪里来的呢?唐国栋是这样回答的,提包是他拾破烂捡来的。

侦查员一听就是瞎话,有些提包看样子用得时间不长,绝不可能是捡来的破烂。侦查员再往下问,唐国栋缄默不语,用沉默来抗拒。

现在警察办案子,和过去不一样,过去,嫌疑人不开口,警察会采用一些手段,简单说,就是刑讯,如今,检察院把关也相当严格,如果有嫌疑人提出这方面问题,整个审讯过程就违法了,材料不合格不说,办案警察还要受到处理。因此,现在警察办案,都严格按照程序走。刑讯与公与私都没好处。唐国栋不回答办案警察问题,也只能照着目前对上案件的材料来处理了。

唐国栋现有的罪行证据全补充完毕,办案警察也就可以交差了。下一步就是检察院的事情了。

检察长老孔有丰富办案经验,老孔给韩雪峰提了一条建议。韩雪峰想了想,不错啊,就这样办了。

韩雪峰在看守所里,还关了一个人,这天,韩雪峰来到看守所提审了这个人,给他交代了一项任务,就是尽可能接近唐国栋,从他嘴里套出他到底是哪里人的消息。

这一天,韩雪峰接到了看守所电话,告诉他,有人要向他反映问题。韩雪峰带着人急冲冲赶到了看守所,果然,那人说,唐国栋晚上说梦话.他从他口音上听出来,唐国栋可能是山东某地方人。

从看守所出来,韩雪峰直接给办案刑警打了电话,告诉刑警,唐国栋可能的身份地址。在征得了领导同意后,办案刑警和韩雪峰一同赶往山东某市,果然,在旧档案记录中,查到了唐国栋真实姓名。那份材料,韩雪峰一眼就从照片上看出正是唐国栋。

唐国栋真实姓名叫李伟杰,为了进一步落实,韩雪峰和刑警找到了李伟杰家,经过家里人辨认,果然是他。当地公安机关说,在二十多年前,这里发生了一起杀人案,嫌疑人基本上决定是李伟杰。这是一九八七年的案子,当时,法律不健全,一些大案子,不破不立,只有抓获了人,确定了证据,才立案。李伟杰在做了案后,潜逃,一直没有消息。加上二十多年,当年办案刑警有些都已经退休,有些人调走,所以,案子也就闲置了。

一九八七年到二零一二年,整整过去了二十五年,还能对李伟杰提起公诉,追究他在二十五年前那时候犯下的杀人罪吗?

李伟杰犯案,还要从二零一二年说起。

这一年夏季,是小薛永远都忘不了的噩梦。这一天,小薛很晚了,才从饭店下班回家,路上此时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小薛是外地姑娘,来这里打工,自己租赁了一间房屋。平时,都是和朋友一起回家,事情也巧了,这天朋友有事先走一步,小薛下班,只能自己回家。

小薛家,要经过一段稍微偏僻小路,路上只有昏暗灯光能照着路面。正走着,小薛隐隐约约看到前方好像有两个人晃晃悠悠地在路灯下停留,小薛心里打起了鼓,害怕了。也就在此时,小薛听到身后有人说话,问小薛,姑娘,这么晚了一个人走道啊,你不害怕?可要当心坏人。

小薛扭过头看,在路灯下,看是一个五十来岁中年人,穿着一身保安服装,骑着一辆三轮车。小薛忙说,大叔,你往哪里走?

这个人说,我家就住在前面不远村子里。

小薛后来说,正是此人这身保安服装迷惑了她,让她认为穿这种衣服的人不会是坏人。

小薛姑娘问这个人,说我能不能坐你三轮车走一段路?

当即,这个人高兴地说,可以啊。这样我也不孤单了。

小薛上了车,坐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和骑车人说着话,小薛万没想到,这个人骑着车将小薛带到了更加偏僻的地方,等小薛发现不对劲,已经来不及了。这个人下车将小薛双手捆绑,带进了一片小树林。

凌晨回到家,小薛报了警。

在侦破这起案件时,办案刑警联想起两年前发生的类似这样一起案件。当时,受害女人遇到的也是同样手段的人,结果被抢劫强奸了,那时候,刑警排查了很久,但一点线索都没有,案子一直未破。最近几年,城市开始天网行动,整个市里到处都安装了监控摄像头,刑警们根据此人行踪,不到一个月,就锁定了嫌疑人。

抢劫案还好办,就是涉及到强奸,受害者一般不愿意出面作证,她们考虑到声誉问题。都不愿意说。即使是当年那个受害者,刑警也是费了很大劲,才取得了证据。

从现场取得的遗留物做了DNA,充分证明了作案人就是自称是唐国栋的人。至于在唐国栋家搜查出来多只女式提包,唐国栋矢口否认还牵连其他受害者,但目前,就两受害者供述以及现场证据,完全可以定唐国栋罪。

韩雪峰从山东回来,他考虑的不是定李伟杰抢劫强奸罪的问题,而是他在二十年前犯下杀人罪的问题。

李伟杰有个哥哥叫李伟国,他在山东某市是个有名望的人,那天在山东,韩雪峰见到了李伟国,当时,李伟国还提到了这个弟弟,李伟杰是家里老小,上面有两个姐姐。回来第二天,韩雪峰下班,回家,在自己家楼下,看到了李伟国,他从豪华车上下来,直接走到韩雪峰面前,笑着对韩雪峰说,检察长,我又来麻烦你了。

进了门,李伟国让司机在外面等候,坐在沙发上,李伟国从一个提包内,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韩雪峰面前说,你办案辛苦了,这是家属一点小意思,不算什么,就当是辛苦费吧。

韩雪峰拿起银行卡看看,又将卡推到李伟国面前说,你这完全不必要,我会严格按照法律程序走的。收回去吧。

当天双方谈话不投机。

第二天,韩雪峰被检察长叫到办公室。老孔开门见山地说,老韩,有人来电话了,说可以照过去法律条文执行嘛。

按照过去条文,韩雪峰当然清楚,可以不追究李伟杰杀人案刑事责任。韩雪峰一听脑子就上火。

韩雪峰问老孔说,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上面意思?

老孔说,你别误会了,这当然不是我的意思了。要是让我说,李伟杰完全应该追究杀人的刑事责任。不过,上面领导来电话,咱们也不能不考虑,这样,你还办你的案子,我呢,如果上面再来电话,我来应付。这就要看你的了。我们是人民检察官,不是某个人的。

韩雪峰心里有些激动。

韩雪峰翻看了法律条文,李伟杰适用的条文,只能在九七年以前,而此时条文,正好显示出,李伟杰所犯罪行,已经过了追诉期。如果要追加,就必须上报最高检批准。要让最高院批准,就必须有充分理由。韩雪峰发现这难度不小啊。这其中,还有个所管辖的问题。为了取得当时现场勘察记录,韩雪峰再次来到山东某市,在翻看档案时,韩雪峰发现那时候竟然有些记录都没有签当事人姓名。这些已经无从追究了,再说,这也不是他能管得了的。

要是公事公办,韩雪峰害怕遇到推诿,他找到了检察院自己一个当年的同学。同学听说他在办理李伟杰案子,提醒他说,这个李伟杰家里可是有一定势力,你老兄一定要当心啊。你这案子可是要人家命的。

韩雪峰说,他家就这么厉害?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检察院同学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提防着点好。

韩雪峰说,老同学放心,我会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理的。

在检察院同学帮助下,韩雪峰取得了需要材料。为了感谢老同学,取完材料,韩雪峰和同学来到了一家饭店,吃饭时,韩雪峰问老同学,李伟杰的哥哥真的会采取非法手段不成?

检察院老同学说,这个李伟国,是后来爆发户,在市里有些名望,和上层关系错综复杂,咱们干这行的,不能不提防,多长个心眼没坏处。

韩雪峰又问老同学,李伟国这个人怎么样?

老同学说,我个人看法,这个人还是不错的,我和他接触过,在我们市里,李伟国也善于做慈善活动。可你想,这次是牵连到了他弟弟,干咱们这行,还是警惕些好吧。

告别了老同学,韩雪峰内心有点沉重。韩雪峰对司机说,开开音乐听听。司机看韩雪峰脸色不好,也没多说话,静静打开车子里音响。一曲悠扬的歌声在车厢内徘徊,像是要解除韩雪峰内心苦闷似的。

韩雪峰在琢磨着下一步该怎么行动。取得了当地公安局材料,还需要取得那年被害人家属材料。按照韩雪峰想法,受害者材料应该是没问题。

但当韩雪峰再次和刑警队来到当年那个被害人家,找到被害人亲属询问材料时,没想到被害人亲属态度完全不是韩雪峰想的那样。

对方一点都不配合。

李伟杰家人一直认为他已经不在人世了。过去了二十五年,李伟杰都没有和家里人联系,直到二零一二年,警察突然上门,他们才知道,李伟杰并没有死亡,而是躲在了外地,还成了家,有个女儿。二十五年,翻天覆地的变化啊。

李伟杰的哥哥,当初还不显山显水,而如今,改革大潮给他带来了机会,成了当地有名的企业家,很受市里重视。

李伟国想通过拉关系走后门,让自己弟弟不死,韩雪峰完全理解,都是兄弟情谊,说地过去。放在谁身上,都会这么做,毕竟李伟杰杀人案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从法理上讲,还是有一线希望的。从情理行讲,手足情,如果可能通过经济利益来求保李伟杰不死,李伟国当然愿意。李伟国不差钱。

如果韩雪峰那里稍微通融一下呢?如果他稍微放宽一下原则底线呢?

当然有人给韩雪峰说过,能饶人处且饶人嘛,对你是有好处的。

听了此话,韩雪峰犟脾气上来了。韩雪峰是检察院有名的犟脾气,只要自己认准的,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就是人们所说的,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

韩雪峰很明确告诉说客,要想让他放弃原则,除非不让干检察官这份工作。韩雪峰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让李伟杰受到应有惩罚。

再次提审李伟杰,李伟杰态度还是那么顽固。在证据面前,李伟杰抵赖不过,还是承认了当年杀人的罪行。有了第一手资料,韩雪峰下一步就是准备找到当地居民和受害者家属,进一步取证。最后,报高检比准,如果高检批准了,李伟杰就可以执行死刑了。

二十五年前,李伟杰杀害的女人叫乔翠华,乔翠华当年被害,膝下有一个男孩,当时也就是八岁,男孩叫赵建设。如今赵建设已经三十好几,对当初母亲被害,他没多少记忆,仅仅知道母亲被人害死了。逐渐长大,赵建设有一个期盼,就是公安局能抓住罪犯,为母亲报仇。母亲的死,给赵建设造成了很大心理阴影。

羊癫疯都有什么病因
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是那家
癫痫患者应如何做检查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