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热处理电炉 >> 正文

【军警】二下金银沟(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午饭前,团长高建从八连赶回了团部。

瞧瞧!他还像普通战士那样,背着一条旧军被打的小背包,右肩挎着鼓鼓囊囊的挎包,左肩挎着行军水壶,人造革的腰带扎得紧紧的。他刚进不惑之年,身材高大,体格健壮。在营房中的砂石马路上,挺胸直腰,大步地走着,隔老远就听得见他那咚咚的脚步声。

副团长李明刚跨出办公室门,就看见了高建。他把手里的笔记本往衣兜里一装,迎上前,伸手去接高建的背包。高建慌忙后退一步,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问道:“副团长,金银沟退地情况怎么样了?”

团长一见面,就关照他所分管的农副业生产工作,自然使李明有说不出的高兴。他正为这事急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呢!李明皱了皱眉头,说:“团长,问题一大堆。突然退了那50亩好地,等于金银沟基地被砍去了一条腿,全团的生产指标就更难上了。在那里负责的副连长陈之文,给我捎来一个口信,说他们有困难。那意思是:要退地,就必须减产,不减产,就不能退地。唉!”

李明一屁股坐在石头上,两手捧着头,无法报告得更详细了。

高建知道李副团长的脾气,完成任务,说一不二。可是,有时一急躁,话都说不明白。他没有再问,只等李明冷静。思想却像一只小鸟,扑簌着翅膀,向金银沟飞去了。

一个星期前,也是高建走上团的领导岗位不久,第一次去金银沟农副业生产基地查工作时,这个基地的负责人副连长陈之文就向他反映过生产基地的战士们关于退地的建议。这个基地大都是坡地,只有沟底那50亩,是一片土质肥沃的平地。早些年,这50亩地还是荒地,归红旗大队所有。部队征用这片地,挥动银锄,叫荒地献出了粮食,社员们见了也很高兴。大队干部、社员,都决心扩大水稻种植面积,多打粮食。生产基地的战士们听说后,便提出建议,把这片好地退给红旗大队种水稻。高建那时未到团里工作,便问陈之文:“这块地为什么还没有退还红旗大队?”

陈之文说:“我向李副团长汇报过,他不同意,说退了地,我们的生产还搞不搞?后来就没吭声了。今年,红旗大队生产有了大跃进的规划。他们很需要耕地。”

高建又问:“你们现在有什么想法?”

陈之文说:“大家都想过,应该把这块好地退给红旗大队。可是,又担心自己的生产务不能完成。据我看,团里领导好像也下不了决心,李副团长还是不想退。”

“退!应该坚决退,立即退!”高建挥动拳头,干脆利落。

高建回到团里后,提议把金银沟的50亩平地无条件地退给红旗大队。不用多讨论,领导同志们一致同意,并建议分工抓生产的李明,找陈之文他们好好研究一下,想想办法,尽量做到退地不减产。砍掉那50亩好地,就就像割掉李明心上一块肉。只因为这是新团长提出来的,才没表示反对。他打电话给陈之文传达了退地决定,要他们想办法做到退地不减产,自己却没有下去。

那以后,高建到远离团部的八连了解情况去了。但他一直很关心,退地的决定怎么落实?实行起来遇到什么新的矛盾?刚才,他还在盘算。不料想把李副团长急成这个样子!等李明冷静一些,他轻声问道:“副团长,金银沟那里,还有些什么情况?”

李明气粗粗地回答:“被动,被动!陈之文只捎了个口信,问题没讲清楚,大口大舌,要求你或团里哪位首长去金银沟看看。唉!现在这领导工作越来越难做了。”

高建说:“这个要求合理嘛,先搞清情况吧。”

2

一辆解放牌汽车驶过来,嘎的一声,停在了高建和李明前的马路边上。驾驶室里跳出一个脸色黑红的战士,亮着嗓门,朝站在机关食堂门外等着吃午饭的人,一边挥手一边喊:“喂,同志们!要下雨了,快来把包谷种子搬进屋去!”

高建叫一声:“小程!”就跑到汽车旁边。那战土车转身,也拍手喊叫:“团长回来了!”一下子扑到高建身边,往高建背包上捅了一拳头。

李明瞪了小程一眼,又干咳了两声。

小程没注意李明的眼色,只顾跟高建亲热。高建在一营当营长时,小程是营部的一名驭手。一辆马车,是营里的主要远输工具。现在,小程已调到后勤机关管生产业务。高建打电话给后勤出了个主意,为了在土地减少的情况下,把全团生产搞好,建议推广一种良种晚包谷。小程刚从外地运回这批良种,见到了和战士像亲兄弟一般相处的高建,怎能不高兴呢?

高建问道:“你运来的都是‘鱼眼一号’吗?这么快!”

小程说:“可不,慢了就要误节气。李副团长说你特别强调,地少了,还要努力做到不减产。昨天晚上,我硬是催着司机开夜车赶回来的。”

高建一边听小程说,一边解下了背包,搁在路旁冬青树下。小程一见这架式,笑着说:“团长,看你又要带头上了。好,冲!”

李明先看见小程在团长背包上捅一拳,已觉不颇眼;现又听他喊团长“冲!”更觉不像样。他挡住高建,说:“团长,让大家搬去吧。我想把生产情况向你具体汇报一下。金银沟的问题,得立即研究研究。”

有力气活儿摆在那里,叫高建站在旁边甩手看着战士们干,他很不习惯。看看天上乌云, 更着急了。挽挽袖子,说:“还是先卸车吧,把种子淋湿了怎么办?”

这时,十几个战士跑来了。李明没法挡住高建,也跟着帮助搬麻袋,并不断地指挥着,吩咐小程尽快把种子分发下去。

高建站在车箱后头,背朝车箱,微微弓着宽阔的脊梁,把小程拖出来的麻袋接到肩上,一挺胸,一直腰,就扛起走了。才往仓库那边走儿步,又听得小程叫唤:“喂!团长,回来!你那一袋扛到食堂门口吧,就分给机关种。”

高建停一步,扭过身,应了一声:“行!”转向机关食堂走去了。

李明板着脸孔,差点又训斥小程了。憋一会儿,才尽力用和蔼的口气说:“你怎么把团长指挥得团团转?以后注意点儿,别上下不分。”

小程的嘴巴嘟起来了,心想:咱团长不摆架子,跟我们战士亲密无间,平等待人,我喜欢他。这怎么叫上下不分?碰上你,有话也不敢说。他怕李明训他,便把心里话儿咽下去,离远一点,埋头挪动那些沉甸甸的麻袋。

大家见团长带头扛包谷种子,谁能甘心落后呢?你抢一袋,他争一包,三下五除二,一眨眼就把车上的全部包谷种子卸光了。

高建把第一袋包谷种送到食堂门口回来,没有抢上扛第二袋。卸车的“总指挥”小程把他的小背包拎起来,送到他手里,说:“团长,你出的这个点子呱呱叫。推广‘鱼眼一号’,全团生产一定会大大超额。节气早到了,眼看又要下一场及时雨,得叫各单位一定抓紧,哪怕不过星期天,打夜战,也得及时种下去。”

高建转脸对李明笑笑,说:“小程的意见很好,你看,要不要向各单位督促一下?”

小程不等李明回话又说:“我去运种子,人家专家介绍了‘鱼眼一号’的特点。我给首长们汇报汇报吧。这‘鱼眼’脾气有点怪癖!”

高建说:“行,这很重要。我跟李副团长听听。”他退到路旁,像是要拉小程坐下,准备听小程上一课。

李明觉得团长缺少点气派,小程也太放肆。他想说:“这些事,领导会掌握的。”话到嘴边,又改口对小程说:“开饭啦!”拉小程往饭堂那边走了。

高建十分喜欢小程这样的战士:爱学习,热情活泼,积极负责,经常给领导提建议、出主意,批评领导的缺点,多可爱呀!李明硬把小程撵开去,使他没法听小程介绍‘鱼眼’的特点了,只好又提起金银沟的事来:“副团长,生产基地会不会有什么特殊情况?”

李明肚子气得鼓鼓的,隔了一阵,才说:“没什么特殊的!就是有的同志执行上级指示不坚决。要他们想法使原定指标不减,他们说要减掉5万斤。领导决定退地,他们却叫开了困难。领导说话还管用吗?”

高建眼睛看着李明,心里想:前次去金银沟,时间短,只抓了问题,没有研究措施;副团长又没有下去和他们研究,陈之文提了困难,要求领导去看看,帮助解决,一点也不奇怪!不能说是下边同志执行上级命令不坚决。便说:“副团长,我再到金银沟去一趟,仔细看看是怎么回事。那里的事,应该多听听陈之文和战士们的意见。”

李明连忙把高建挡住:“团长,你不要下了。派个人去摸一下,或让陈之文上来汇报。”他觉得陈之文的意见不仅内容不对,而且提意见的方式也不妥当。怎么能大大咧咧地叫团长下去?团长这样迁就,开了这个先例,以后不是倒转过来,由下边来拨拉团里的干部了?

高建心想:为什么我自己不能下去?难道还要高高在上,不能走到众中去听取意见吗?高建越想,越觉得应当再下金银沟去一趟。

一刹那间,李明心里也热了。团长到团里工作以后,这些日子一直在连队里跑;现在刚回团里,背包还没放下,就要二下金沟。而自己分管生产,却好久没去了。跟团长一起去学习学习吧。如果是陈之文的问题,就得抓住机会整顿整顿……

3

吃罢午饭,李明陪同高建上路了。小汽车刚刚驶出营房大门,就下起了瓢泼大雨。

高建望了望窗外飘洒线,看看身旁的李明,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许多往事……

高建任副团长被派参加了支援地方工作。一天,他返回部队,找副团长李明聊天。李明正带领几个连队在金银沟开荒。李明请高建介绍地方工作有什么经验?高建从挎包里掏出几份材料,交给李明,说:“别的暂时不讲,先汇报领导干部怎样打掉官架子的问题。我了解地方几个单位的一些干部,经过锻炼,身不离劳动,心不离群众,当官不像官,职务高没架子,权力大不特殊。他们带领群众抓革命,促生产,出现了崭新的面貌。值得我们好好学习……”

李明一边听,一边翻翻材料,说:“材料慢慢看,你先说说吧。”

高建说:“我也看到:有的人,当年也称得上革命者。可是,后来变成了......他们是怎样变质的?这里也有一个调查材料,我们可以吸取教训。”

高建又把调查材料塞到李明手里。

李明一看材料很厚,字迹又密密麻庥,没有仔细看,问道:“你找到了什么教训?”

“当然原因很多。”高建声音沉重,“根本的是,党的干部作风问题应该改变。不能只图享受,不求奉献。也不要对群众摆什么架子,脱离群众的干部,不是好干部,你说对吗?”

李明心里有点不舒服,觉得高建的话里就话,有针对性。连连摆手说:“行了,行了!”把几份材料都退还高建,补充道,“你先拿着,过几天咱们喝两杯,好好聊聊,今晚还夜战哩。”

可是,拖了几天以后,李明和高建没喝成酒,经验也没交流成。

高建走上团的领导岗位后,给自己作了严格规定,要坚持以一名普通的战士的姿态做人、当领导,决不脱离群众。李明却说他做得过分了。

高建想着想着,抬头望望前方,他真想跟副团长讨论一番。

李明在沉思中,好像没有心思听高建讲话。

“嘟嘟!”小汽车叫一声,猛地刹住了。

原来,小车已经到了金银沟,生产基地就在眼前。

高建和李明跳下车,一脚水,一脚泥踏上了平地。只见北坡上,有个人飞快地向高建和李明跑来。透过密集的雨丝,隐隐约约看见,那坡上还有许多战土,冒雨挥锄,显然是在开荒地。来人走近了,是陈之文。他中等个,没穿雨衣,一身军装全湿透了。

“团长,副团长,你们辛苦了!”陈之文伸出两手,和高建握手,互相老高、老陈地说个没完。看着他俩的亲热劲儿,李明不禁心里暗暗羡慕。

高建说:“你给团里捎了口信,我们再来商量商量。”

陈之文说:“上次副团长传达了团领导决定,我们就讨论了。退地,都同意。可是要把5万斤稻谷也想办法抓回来,很困难。团里领导下决心太晚了。”

李明在心里叫道:“团领导集体作的决定,你埋怨什么?叫你在这里负责,你就得拼命想办法给抓回来!”他怕自己又火起来,便斜过身子,把嘴闭得紧紧的。

高建想:造成目前这种被动局面,责任在领导。我们得老老实实地承认自己的缺点。他慢声细气地说:“老陈,你们同意退地,很好。不过,有没有办法使我们那5万斤粮食不丢?有什么困难,—个个都摆出来,我们一块来研究。”

陈之文说:“想了好多办法都行不通,有的同志说,只好跟红旗大队交涉一下,让我们再种一季,明年再退。”

“你自己怎么看?”

“我看,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就给团里口信建议。”

高建摇摇头说:“这个办法不行!”

李明见团长也否定了陈之文的意见,觉得这正是扭扭陈之文错误的时机。没等他讲话,高建抢在前,说:“走,回屋里好好究研究。”

4

老年癫痫有哪些症状
持续性癫痫怎么处理
昆明癫痫医院哪个比较好呢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