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十进制变二进制 >> 正文

【荷塘】傻阿福的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丁庄有个裁缝叫李有才,在村里经营着一个成衣铺。前年他婆姨害病撒手人寰,撇下两个半大的小子,大的叫阿福,小的叫阿贵。

李有才爱裁缝这个事业,就像爱他自己的生命一样,他手艺精湛,一块布匹到了他手里,勾勾画画,剪剪裁裁,缝缝订订,没一会儿,一件漂亮的衣裳就完工了。每次看着别人穿上自己做的衣服,他都要端起杯茶眯着眼美美地欣赏着,如同在欣赏世界上最完美的一件艺术品,心底吃了蜜糖一样甜。虽然处在一穷二白的乱世当中,李有才家的日子过得还算小有余财,阿福和阿贵这两个小子打小也没吃过多少苦。

阿福14岁时,李有才就想让他继承衣钵,学习裁缝这门世界上最伟大的手艺。

令李有才诧异的是,这事刚一说,阿福就不干了。“爸,我想读书,对裁缝没兴趣!”

“你,你,你,没有裁缝手艺,你吃屎长大的?看我不打死你……”李有才看到一贯听话的阿福竟然敢忤逆自己,甚至还对养育了他的裁缝手艺不屑一顾,气就不打一处来。

当然了,李有才也知道,这孩子确实喜欢读书,学堂里先生也时常夸赞他“孺子可教也。”孩子不仅把课本背得滚瓜烂熟,冷不丁还能整几句洋文,虽然他听得云里雾里的,但还是乐不可支。可眼下这日子,兵荒马乱的,小鬼子又时不时来村里头闹腾,读书有个屁用,还不如去学门手艺。

“唉,算了,由着你吧!”看着阿福倔强的样子,有些像他死去的娘,李有才心里一软,就止住了挥舞到半空的手,缓缓放下来,抚摸着阿福撅着的脖子,转而把目光看向了阿贵,“愿意学习裁缝手艺吗?”“愿意!”李有才终于如释重负。

就在这一年,小鬼子战败投降了。盼了这么多年,终于盼到这一天了。然而,李有才心底暗暗高兴之余,愁云又上眉头,虽然现在的小鬼子就像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可他听人说,前两天小鬼子在邻村撤退时,抢烧了一些商铺。哎呀,自己的成衣铺虽然没什么值钱的玩意,可也拴着一家人的身家性命,得提防小鬼子祸害,谁知道这帮狗日的会干出什么事来。“唉,这日子,难熬啊!”

就在鬼子退兵的前一晚,天刚抹黑,李有才就提上有玻璃罩子的煤油灯往外走,阿福看着爸要出去,实在是担心,就想跟着一起去看看,也好有个照应,没想到却被撵了回来。“小孩子家家的,凑什么热闹?滚回去!”说完,李有才出了门,四下看看无人,就顺着墙根向自家的铺子里摸去。

没想到,这一去就一夜未归。第二天天蒙蒙亮,兄弟俩匆匆出门去寻找,可是,刚拐过弯来到街上,就远远看见自家铺子门口的槐树下围着一群人,阿福心底一凉,一股不祥的预感涌来,快步近前一看,只见爸直直地被吊在槐树叉上,满脸狰狞,两眼死不瞑目地瞪着,肚子上一片凝固的血迹,地上也被溅了一大滩血。“唉,不就是几匹破布吗?犯的着用命去拼吗?”街坊邻里的惋惜声不时传来。

“爸——”,阿福哭喊着,跑上前双手托住爸慢慢放了下来,一摸人中,早已冰凉,死彻底了,阿福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清醒过来后,听人说,昨晚远远瞅见小鬼子要抢李有才的铺子,老爷子站在门口就是不让进,就跟小鬼子杠了起来,没想到却被穷凶极恶的鬼子残忍地挂在树上,一刀一刀地给捅死了。

作为长子的阿福,找了一辆手拉车,将爸拖回家,草草擦洗一遍,没出三日就下葬了。

葬完自家爸后,气愤不过的阿福患了癔症一样,提上砍刀就独自去找小鬼子拼命,可寻了几个村子,连鬼子的影子都没见着一个。苦闷之极,他就借酒消愁,醉酒后靠着池塘边睡了一晚,天亮后,变得神志不清、目光呆滞,只会掐着脖子嗷嗷吼叫,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从此,阿福,变成了疯阿福……

【二】

父亲刚去世,哥哥阿福就精神分裂,对于这个风雨飘摇的家庭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12岁的阿贵,好像是一夜间就成熟了。他边寻找边打听,终于在一个破庙里找到了阿福。为了给阿福治病,阿贵咬咬牙,翻出家里的所有积蓄,带着他去求医问药。没几天,李有才在世时的一丁点余财也被消耗一空,无奈之下,就托人将铺子廉价变卖,换成钱继续给阿福治病。

在卖铺子的钱也被花光后,阿福终于稍微好了点,但是却彻底地不会说话了,神智时而清醒时而糊涂,时而哈哈大笑,时而低声痛哭。为了不影响邻里,阿贵就带着阿福住到了靠近村口的一个夏天漏雨、冬天透风的破窑洞里。

阿贵人小鬼大,为了讨生计,就寻摸着子承父业,学着父亲最初的样子,走村串巷吆喝着做起裁缝的活计。起初,邻里们还不大相信这孩子能做好衣服,毕竟那么多大姑娘巧媳妇都不会,何况这个半大的小子?一些邻里看着孩子实在是可怜,就抱着帮帮他的心态,拿出自家拆下的旧布料和不穿的衣服,让阿贵给拾掇个马甲什么的。没想到,心灵手巧的阿贵竟然无师自通,做起衣服又好又快,慢慢的,三村五社都知道了丁庄有这么一个娃儿,衣服做得并不比大人赖。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当家作主,阿贵家的日子也越来越红火了。不过,唯一让他不放心的,就是自己那个哥哥,关在家里吧,怕对他病情不好,可放出去吧,又怕他到处乱跑,三天两头就找不到人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阿福犯病时也不伤害人、牲畜和庄稼,清醒些时还能力所能及地干点活。

村里有红白喜事的时候,尽管没有任何人告知阿福,不过阿福的鼻子灵得跟狗一样,总能在第一时间闻着味,钻到人家梢门垛里讨口肉吃、讨口酒喝。大家看他可怜,就多少给一些,慢慢的丁庄谁家要是过事的时候,如果看不见阿福,反倒是件怪事。

日子一天天地过,疯阿福的病情越发好了起来,别人家办丧事时,挑发霉罐的活计,也落到了他头上(人死后,把埋葬之前祭祀的贡品收集起来,放到一个黑色的陶罐里,埋葬时要放在墓室里的),毕竟全村愿意干这晦气活的人几乎没有。这样,阿福成了村里的发霉罐专业户,谁家办丧事时,不用主家去招呼,阿福就自发过来,每次吃好喝好干完活,多少还能得到主人家赏的一两吊肉。

阿贵也长大了,娶妻生子,一切顺其自然。妻子虽然很能干,对阿贵也很好,唯一的毛病就是有些不待见阿福。每次阿福从酒席上带回来剩菜剩饭,她看着就恶心得慌,有一次就趁阿福不注意,直接倒进狗盆子里,阿福发现后气得在院子里“哇哇”直叫,用扫把撵走狗,端上狗盆子将饭菜倒入自己的碗里,生气地回屋了。为这事,阿贵也没少跟他婆姨吵闹,最厉害的一次,婆姨带着孩子回娘家住了三个月。

慢慢的,阿贵的婆姨也发现了阿福的好,知道这个大哥虽然有些疯癫,但是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凡事就尽可能由着他。儿子小卓稍大点的时候,阿福还能帮着看看孩子。小卓上小学后,不用人交代,阿福就自发成了孩子的跟班,每天跟着小卓,看他进了学校门才肯离开;孩子放学时,阿福早已来到学校门口,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傻等着。

有一次,班里有个叫大壮的胖孩子,看着小卓瘦弱可欺,就在放学后堵着要揍他。这一切都被阿福看在眼里,他吆喝着冲了上去,把小卓拽到身后,手指武指地对着大壮大喊。大壮看到过来一个疯子,不仅没害怕反而觉得有趣,绕开阿福就踹了小卓一脚,没想到,这一脚可是捅了马蜂窝,阿福看见小卓挨了打,如同惹红了眼的大公鸡,追着大壮就打,大壮看到疯阿福来势汹汹的样子,“哇”的一下子就吓哭了,转身就向家跑去。阿福可不饶他,继续在后面追赶,后来把大壮吓得都尿了裤子。第二天,大壮的父母找到学校,要求校方严肃处理小卓,阿贵带着阿福向大壮的父母道了歉,大壮父母在弄清事情原委后,也尴尬地摆摆手悻悻回了家。

命运多舛,世事难料。疯阿福45岁时,阿贵带着他的婆姨到城里赶集,回来时却被一场车祸夺去了生命。

从此,这个家就剩下疯阿福和12岁的小卓。消息传来,村民们七嘴八舌地咒骂:“哪个挨千刀的,这是作孽啊!”“该死的老天,咋不给可怜人一个活路啊?!”

【三】

阿贵夫妇的去世,对疯阿福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沉重的打击。本以为他受到这个刺激,病情肯定会加重,没想到45岁以后的疯阿福,慢慢地从精神分裂的阴霾中走了出来。

只是将近三十年的时间,早已让他丧失了语言功能,一年四季下来,他也总是穿着那件破破烂烂的棉袄,上面经常是沾满了草屑和泥浆,里面的棉絮也掉得到处都是。不过,很让村民们大惑不解的是,这件破棉袄好像是阿福的宝贝,犹如济公法师的破袈裟一样,夏天他穿着不流汗,冬天穿着不觉得冷。

曾有几个好捣蛋的小子拿着石子撵着阿福,逼他将宝贝棉袄交出来。阿福不应,他们一群人就围上去,使劲拽着脱了下来,瞬间一股发馊的霉味扑面而来,恶心得他们赶紧把破棉袄扔在地上,捂着鼻子就走开了。

村里在讨论阿贵孩子的抚养问题时,疯阿福找到村委会,“咿咿呀呀”半天说不明白,就找过一张纸,写道:“小卓是我家的孩子,我自己养。”作势还要跪下来求人,村长赶紧给拦住,后来实在是拗不过,只得点头答应了下来。

阿贵两口子都不在了,撇下的小卓成了阿福的天。孩子的冷暖饥饱,都牵挂在他的心头。正如20多年前的阿贵一样,疯阿福也创造了一个属于他的奇迹!

阿贵刚去世那会儿,村民们时不时地接济一下阿福和小卓,东家一顿西家一口,也算凑合着过了两天,然而,已经懂事的小卓觉得去别人家蹭吃,跟叫花子讨食一样丢脸,吃了几顿后,任凭阿福怎么拽,宁可饿着肚子也死活不去了。

无奈,阿福带着小卓回了家,抠开许久不用的锅,洗了一遍又一遍,还是黑乎乎的,最后只能到阿贵那边去做饭。为了让小卓过得好一些,没有任何手艺的阿福就去捡破烂,村里的破铜烂铁、废纸、旧书、牙膏皮……都成了他的宝,拾掇拾掇就能卖钱,给小卓换件粗布衣衫或是一丁点可怜的吃食。

小卓长大些了,也越发叛逆了。有一次在学校里跟人打架,班主任王老师让他回家去找家长,小卓支支吾吾不肯,还跟老师犟了起来,王老师一着急,随口说了句:“你这孩子怎么这样,没有父母管吗?”小卓听了这话急眼了,挥舞着小拳头要动手。事后校方准备处分小卓,阿福听说这事,当天就跑到学校,跪到王老师的宿舍门口,久久不肯离开,娇滴滴的王老师哪见过这阵仗,当场就吓哭了。后来,小卓受处分的事情,在考虑到其特殊家庭情况后,也就没有了下文。

这事是过去了,余波却未了。从此,同学们都知道小卓有一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大大,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欺负他,私下里却经常对着他喊:“疯子,疯子,他有个疯子大大。”气得小卓直抹眼泪,感觉阿福给自己丢了脸,让自己抬不起头,对待阿福的态度也就愈发恶劣起来。

再上学时,只要看见阿福跟过来,小卓就跑到他跟前“呸呸”吐两口,再不走就用石子砸,撵着让其滚远点。后来,小卓上初中了,情况依然如此。不得已,阿福每次等小卓走了一会儿,才远远地跟着,目送着他出门,去往乡里的初中。

小卓很爱吃烤红薯,每次看到学校门口有卖烤红薯的,馋得小嘴就“吧嗒吧嗒”直流口水。阿福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回到家就跟邻里要了一块红薯,在地上刨个坑,放上一些柴火,点着后,把裹着泥巴的红薯埋进封上口。半个小时候后,黑乎乎的红薯刨了出来,去除泥巴,掰开一个角,黄澄澄、香喷喷的。他顾不得烫,将红薯揣在怀里,乐呵呵地向学校跑去。到了学校门口,门卫不让进,趁门卫不注意,阿福就溜到学校后围墙的一个豁子口悄悄翻了进去,来到小卓的教室门口,直接推开门,挥舞着手中的红薯向小卓招呼着。正在上课的语文老师对着阿福说:“请问你找谁?我们正在上课,请你先出去!”看着阿福支支吾吾说不出话的囧样,全班同学哈哈大笑。小卓尴尬得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低着头,跑到门外,冲着阿福吼道:“你出去,滚,你滚!”说着推了阿福一个踉跄,红薯掉到了地上,又被小卓踩了几脚,阿福气得直抹眼泪,被闻讯赶来学校门卫推出了大门。

阿福出去后,小卓怔怔地看着地上烂成一坨的红薯,直发愣。想着冬天来了,天寒地冻,前两天自己说想吃鱼,大大二话不说,傻乎乎地在结冰的河上凿开一个窟窿,用手在里面摸鱼,一不小心掉了下去,幸亏发现得及时,村里人将他捞起来时,浑身冻冻僵了,直打哆嗦,手里还紧紧地揣着一条一斤来重的草鱼,满脸的傻笑。想到这些,小卓眼圈有些红了,哭着跑出校门,搀扶起坐在地上的阿福。从那以后,小卓和阿福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慢慢懂事的小卓学习成绩很快就提了上来,闲暇里他还跟着阿福一起去捡破烂、打零工,日子紧巴巴地,还能凑合着过。乡初中,县高中,一晃几年过去了。高考成绩出来后,小卓被省重点大学录取,看着烫金的通知书,小卓和阿福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但是当看到巨额的学费时,两人都沉默了。为了凑够学费,阿福东家借西家借,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为此,他就和小卓早出晚归捡破烂,每天卖完后就把钱放在家里的一破罐里。看着一毛一毛越攒越多,两人都看到了希望,相视而笑。

宝宝癫痫小发作有哪些症状
漯河最好的癫痫病医
脑瘤引发的癫痫有哪些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