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深圳平安银行网站 >> 正文

【浪花】张京生(小说)

日期:2022-4-2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清明节刚过,春风带着寒意吹过街头巷尾,犄角旮旯背阴的地方,还有少量的残雪碎冰在阳光下打瞌睡。

吃罢早饭,李强百般无聊地靠在沙发上,有一搭无一搭地看着电视里的节目。忽然身旁的手机响了,李强看了一眼屏幕,是个陌生号,他没有理会,继续看着电视。

电话一直响着,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是谁啊。”李强邹着眉头拿起电话,“喂,你好,哪位?”李强懒洋洋地问道。

“大哥,是我。”话筒里传来高声大嗓的声音。

李强细听,不熟悉,便提高声音问道:“你谁啊?”

“大哥是我,我是张京生,咋的,忘了?”对面很是亲切。

“张京生?”李强在脑子里使劲儿地搜索这个名字,没有印象,“我们认识吗?你打错了吧?”

“我大哥和你是同学,我三哥和你是一个单位,你忘了,咱俩还在建三江喝过酒呢!”对方提示道。

李强的大脑飞快地转着,忽悠一下想起来了,是有这么个人,是他一个同学的弟弟,有一年在建三江施工的时候见过。

“啊,你是张老四吧?”

“对对,大哥,是我。”

“找我什么事儿?”

“我有个工程想请你给我当工长,你看看有时间吗。”

李强沉吟了一下:“我想想再说吧。”

“那好吧,大哥,我等你回信儿。”对方讨好地干笑两声关了电话。

李强对此人并不了解,甚至说是不认识,只是有一年他在建三江带队施工时,正好赶上徒弟也在建三江张京生的施工队干活,徒弟把他引荐给张京生。

张京生有好几次要请李强喝酒,李强都推辞不去,后来张京生提到他大哥张京斯和三哥张京福,李强这才勉强去了一次,不过这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李强早就把他忘到脑后去了。

撂下电话,李强接着有一搭无一搭地继续看电视,刚才的事儿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李强的原则是,不熟悉的人找他干活坚决不去。因为他曾经上过当。有的包工头说大话使小钱,用你时好话说尽,牛逼吹的震天响,工程快结尾时就开始拖欠工资。你管他要工资,他就百般推脱耍尽无赖,所以李强尽量不与不了解的人打交道。

傍中午时分,李强正在沙发上躺着昏昏欲睡,电话又响了,还是张京生打来的。

李强委婉地推脱,说自己过一段时间就有工程了,让张京生找别人。

可是张京生再三地恳请李强帮帮忙,保证李强的工程开工就让李强走,绝对不耽误李强的事儿,还总是提他的两个哥哥。

该着李强被张京生骗,他竟然鬼使神差地相信了张京生,忘记了自己的原则。

第二天上午,李强在望江宾馆门前见到了张京生。

张京生不到五十岁,长得五大三粗,黑灿灿的大圆脸,浓眉毛大眼睛,说话像打雷,看外表听言谈是个爽快人,只是他身旁站着一个手里拿个小镜子正在抹口红的,二十七八岁的,打扮不寻常的女人,让李强怎么看都对张京生的人品有所怀疑。

张京生热情地拉着李强的手寒暄,又把他的两个哥哥搬出来套近乎,并对那女人说李强是他的好大哥,和他的两个哥哥也是好哥们等。

那女人张开血红的樱桃小口,冲李强咧嘴一笑,扭捏地喊了声哥。

李强心里一阵痉挛往外冒凉气,上下打量一下女人,转头用目光询问张京生。

“啊,这是我对象。”张京生压着嗓门回答。

……

李强因为第一次与张京生合作,必须要对张京生的为人做一些了解,所以他提出工人的工资每半个月一开,工人吃住和来去的车票由张京生全部负责,还包括给工人上意外伤害保险等。

李强以为张京生不会同意伤害保险这苛刻的条件,他正好顺水推舟地推掉这个工作。但令李强没有想到的是,张京生爽快地答应了这些条件。这让李强觉得张京生这人还不错,他知道,一般的包工头是不会给工人上意外伤害保险的,因为那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既然张京生能做到这一点,就说明这个人靠得住,所以李强也爽快地答应了张京生。

最后张京生请求李强帮忙雇几个工人,他现在的人手不够。

说实在的,李强一般不给这些包工头儿找工人,他太知道他们的德行了,不过这一次他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张京生的请求,帮忙找十几个民工。

那承想,就这一件事儿李强就被张京生给套住了,张京生给工人上的保险,其实是用别的工厂的保险单改动伪造的。

工程是安装钢结构厂房,在李强的指挥下,工程进行得很顺利。

半个月到了,张京生把工人的工资给开了,李强放下心来。

到了第二次发工资的日子,张京生对李强说甲方今天才给打款,得找人串现金,工资稍等两天。李强把工人召集到一起,张京生拍着胸脯保证,三四天准开工资,结果等了一星期。

既然张京生说话算话,工资拖后几天也不算问题,李强带着工人一如既往地施工,岂不知李强正一步一步地钻进了张京生设计好的圈套。

从第三次发工资开始,张京生找各种理由往后拖延,已经压了一个月两次工资了,工人出现了骚动。

“张老板,为什么不守信用,现在我找的工人都向我要工资,我怎么办?”李强找到张京生问。

“大哥,我也挺着急,可是甲方没有给我拨款,我也没钱发工资,你先和工人解释一下,求求你了。”张京生近乎有点哀求道

“我怎么能相信你,一共一万多元钱你还要拖欠……”

“大哥,你放心,我要是欠工人工资不给,出门就让车压死,让我全家死!”张京生赌天赌地发誓。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李强也不好再追了,临了李强又道:“你不用发这个毒誓,只要你这几天给工人开工资就行了,别死这个死那个的,小心应验了。”

工人们在李强的安抚下继续工作,其间就开始有人找借口向李强借钱,有的是家里媳妇来电话要用钱,有的是要买种子化肥需要钱,更奇葩的是说家里给介绍的对象要过彩礼钱,那理由真是五花八门。

李强没办法,又找到找张京生,张京生还是求李强再缓缓,说钱到了马上就开资。

但是工人不干啊,他们是农民进城务工的,在他们的心里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谁找他们来的,谁就得负责给工钱,要不怎么有领村子里人出来干活的小工头,最后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呢。其实所谓的债主就是他带出来的亲戚朋友邻居,这些人赚了钱不会感谢你,他们觉得是自己出力赚的,是应该得的,但要是被欠了钱,那可不行,谁带他们出来的,谁必须负责给工钱。

李强也没办法,从家里背着媳妇分两次拿出了五千元钱,每人借了一点儿,算把事情平息下去了。工人们觉得李强说话算数,也就不再提工资的事儿了。

李强通过张京生哥哥的一个亲戚,彻底了解了张京生的为人。

据张京生的亲戚讲,张京生是一个对朋友,对同事,包括对自己家人极不负责任的人渣。他妈有病住院,他三个哥哥轮流给他打电话让他拿分摊的治疗费,他就是一句话,没钱。他老婆也是因为忍受不了他招摇撞骗和她离婚的,他儿子在北安当武警,复原前让他想办法找人安排个工作,他告诉儿子在当地找个对象别回来了,因为房子已经被他给卖了,从此他儿子就不认他这个当爸的了。如今他和那个在夜总会做小姐的对象租房住,他的几个哥哥也不太搭理他。

李强了解了张京生的为人后,恨得直拍自己的脑袋,他无可奈何地对工人说;“别干了,越陷越深。”

“那我们的工资咋办?你给呀?”工人嚷嚷道。

“我凭什么给!”李强有点急,“你们挣钱给我一分了,还是请我吃一顿饭了,我从家里拿钱借给你们,你们谢我了吗?咋的?我找你们出来挣钱还欠你们的了?”

“那,那咋整啊,咱也不能白干啊!”

“谁让你们白干了。”李强高声说道,“张京生不给开工资就罢工,咱们逼建设单位给张京生打工程款,大家拿到工资就散了吧。”

这一闹还真好使,建设单位出头了,逼着张京生给工人补发了工资。因为建设单位并不欠张京生的工程款,是张京生挪用工程款买了一辆二手轿车,他想用拖欠工资的办法把这批工人逼走,然后再重新雇人,没曾想工人罢工了,建设单位告诉他,要是不给工人发工资,就和他解除合同。

工人拿到工资后,李强说;“大家散了吧。”

有人不高兴地说;“那这几天就算白干了?”

李强生气地道:“那你还想给他干啊,说好了,你们谁愿意接着干我不管,但是从今往后和我没关系。

……

张京生气急败坏地给李强打电话。

后来有人告诉李强,说张京生无情无义的事儿做多了,连老天爷都愤怒了,有一次他陪着对象练车时,那个女人错把油门当刹车,把正在墙边站着抽烟的张京生挤扁了。

羊角风的症状表现
癫痫病专业医院有哪些
创伤性癫痫的护理方法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