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形容一个女人漂亮 >> 正文

【冬·忆】哦!天边那朵洁白的云(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年冬天里的一天,我被一个陌生的电话惊得乱了方寸,我放下电话,就心急火燎坐长途班车,一路风尘来到常州。下了车,我顾不上喝杯水,就又心急火燎地让身边一辆蓝色的出租车载着我,风驰电掣一样向“丽华新村”驶去,我只想到那看看她住的地方美不美?看看“那朵洁白的云”过得好不好?是不是很幸福?是不是一切依旧?

从坐上开往常州的长途班车离开潢川,一路上我的眼前总有一朵洁白的云,在绕着天空无休止地飘来飘去,我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那朵洁白的云从潢川一直飘到我的终点站“丽华新村”,这让我的心忐忑不安,这似乎不寻常的天象,是不是在向我暗示着什么呢?我说不好,只是心里的那缕牵挂之情,总是被一抹悲伤的情绪所取代。我的心情很沉重,无论怎么努力都难以改变心情,我好希望有份好心情去面对“那朵洁白的云”。可是,还是徒劳,还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已经在心里流了好多泪、一直在无声地哭泣着,我怎能苦着脸去见“那朵洁白的云”呢?她会来见我吗?她会还像以前那样笑着调侃我吗?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个好人,对谁都好,倘若能偷偷地再看她一眼我就放心了,也算是了了心愿,那立马就回我的潢川。

在此之前,我曾被那几个不要命的流氓硬逼着我、当他们的面发过血誓:“从此再不涉足常州这块土地!否则,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我也曾经问过自己很多次:“这才几年呀!?怎么就忘了你被逼无奈发过的血誓了呢?!怎么就不怕你的血誓应验了呢?!死,难道你不怕吗?她在你心中就那么重要、可以连命都不要吗?”还是古人说得好呀:“人生难得一知己呀!”古人还说过极为经典的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古人的这几句话,都写尽了我所有纠结的情感和心思。就为了这几句诗,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惧。何况是血誓呢,它更阻拦不了我前进的脚步,不是我不遵守诺言,不是我蔑视誓言,我相信任何人处于这样的境地都会舍生忘死的,都会勇往直前的,我相信我的选择和做法是男子汉大丈夫的血性行为,也是正能量的行为。我是曾经苦苦地暗恋着“那朵洁白的云”,但那仅仅是我的单恋——单相思,与她和爱情无关。我爱她不错,但她并不知道。她有她的心上人,她有她希望的爱情,我不过只是个关心、爱护她的好大哥,仅此而已。

哦!常州,我情不自禁的又来了。哦!“丽华新村”,此刻的我,就在你温暖的怀抱中徜徉、徘徊呢!我假装着观赏新村的园林,为的是希望与她不期而遇。“那朵洁白的云”呀!不会责怪我不约而至吧!相信“心若在,你就在”这话她也不会忘记的。我来,不为别的,就是看看她脱离了病魔没有?只求远距离地看她一眼,也就满足了。倘若她已经告别病魔、一切安好,那我有可能不告而别、随时会坐上回潢川的班车。我不会再打扰她平静如水的生活秩序,也不会让任何人看到我和她有过任何接触。然而,就这一眼最难求,哪怕是远远地看一眼、一眼我也就知足了。遗憾的是,我就置身在她的新村,这点距离,既是咫尺,也是天涯。咫尺也好,天涯也罢,就是难以达成我一眼的愿望。能不失落吗!算了,不计较了,这么多年了,不也过去了吗?她若安好,我就无忧。从此,我真的不会再关注她了,因为她有她的护花使者。我,算老几?是盐吧?不咸;是糖吧?又不甜;还容易给他们添堵、制造误会,何苦呢?不如对自己再好一些。所以,此后,我就会把她从我的心底放走,再也不做吃力不讨好这样的傻事了。

近在咫尺的“那朵洁白的云”,我怎么就看不到呢?怎么就又从我的天空中隐没了呢?那一双亮晶晶的眸子是不是还在专注地仰视着灿烂的星空数星星呢?还记得那是我们曾经经常做的游戏之一。要不就是走亲访友去了,或者是随夫君到外地旅游观光去了。所以,我看不到天空中有“那朵洁白的云”的任何踪迹,也就不稀奇了。看来,是我多吃萝卜操淡心——多虑了。她一定幸福得不得了,也一定是那个男子掌中最珍贵的一块宝。这样我还操哪门子心、担忧什么呀!这不也正是我最希望看到的她的结果吗!我满意了!既然她的人生如此完美,那我就放一千个心啦!不再为她提心吊胆,可以放一百个心了,我也夫复何求了?只是不希望她还记着我,只是担忧温柔、善良和纯洁的她,是否还在记着她的他对我的仇恨和伤害?是否还在为我的安危忐忑不安?是否还在自责、愧疚?可惜,我在新村找不到熟悉她的人。见不到她的人,我所有的答案都似乎已无处可寻了。直到山穷水尽、无路可走了,反应迟钝的我这才知道什么是所谓的咫尺天涯了。

记忆里常州的大街小巷总是人车密集、繁华无比,而今天却不知为什么鲜有人迹、冷冷清清。偶尔有一辆出租车路过,也只是飞驰而过,这才打破静寂、空荡的空气一统天下的局面,这才使人感觉到有了几分生气在。闭上眼睛,我想让烦躁的心平静下来,想理理纷乱如麻的思绪。“那朵洁白的云”似乎又飘移到我眼前的天空了,耳里还依稀仿佛响起她凄婉的哭泣:“大哥,你怎么就没有一点男子汉的风度和血性呢?你怎么就把我丢下,一去不复返了呢?我还在望眼欲穿地等着你的归来呢?怎么就从此杳无音讯了呢?我疼过、哭过、挣扎过……没有你,我该怎么过?没有你,我嫁给谁?我心里至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人,你不是不知呀!为什么要躲着、抛弃我呢?你被人骗了,我被你卖了、被你坑苦了。你怎么就不仔细地想想呢?我的人生我做主,岂能让他人干涉?让他人决定我的归宿呀?没有你这棵大树在,我连乘凉的地方都没了。没有你在,那个畜生才敢欺负我、霸占我、伤害我,我一个弱女子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打打不过他,骂骂不过他,你叫我能如何呢?何况人已经被他欺凌了。虽死过几回,却都有惊无险,又都被抢救过来了。连死的权利也不再属于我了。我只有苟且偷生、得过且过,好希望死神能够网开一面、慈悲为怀,早些结束我在人世的屈辱生活……”这些话我一直都铭刻在心里,那封信是她写给我唯一的一封信,我一直当做宝贝保存着,为了让她能有个好心情,我就翻箱倒柜找来带在身上,为的是想弥补她的人生、我的错误。如果,人生可以重来的话,我一定不让任何人来伤害她一根毫毛,我一定娶她为妻,恩恩爱爱,过着粗茶淡饭的平凡日子。如果,她还在,能够原谅我的话,我们就重新开始我们的爱情,不还是很美的人生吗!

此刻,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站在这个曾经很熟悉的大街上,却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进行了。就在我找不到目标的方向,踟蹰不前的时候,突然福至心灵、我一抬头竟然发现不远处有个公用电话亭,我一下子想到了那个陌生人打给我的电话号码。我飞快地跑了过去,拨通了那个号码,说了我到了常州,却无法与她联系、更无法找到她,恳求他好事做到底,帮助我达成心愿。他说:“无须客气,她是我唯一的妹妹,我视她如生命。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有彼此,只是都没有说破,这才被坏人利用这点来大做文章和制造矛盾、逼走了你,并趁火打劫、强逼我妹妹嫁给他。一个弱女子,面对一群强盗一样的流氓,哪还有拒绝的权利和自由呀!妹妹被关在漆黑的小屋里,要不是被捆住了手脚,也许这辈子你我再也见不到她了,这才不得不屈辱地活着,她想只有活着,才有与你重逢的希望。其实,她并没有其他的奢望,只是希望你不要鄙视她,还能继续做你的朋友就足够了。她已遗恨人生,不希望你不幸福。所以,她一直在努力地压抑着对你的爱恋和思念,一直阻挠我与你联系。那么,为什么我又打电话给你呢?因为前一段时间,她体检时,查出了乳腺癌。主治医师恰好是我大学时的同学,她打电话告诉了我,还说我妹妹她……日子已经不多了,并再三嘱咐我一定要满足她的任何要求。”丢下电话,我的泪已经潸然而落了。“我妹妹她这一生实在太可怜了。为了不让她带着遗憾离开我们这个美丽的世界,我毫不犹豫的就拨打了你的电话,我相信我妹妹的眼光,也相信你不是无情之人,一定会来见她最后一面的。妹妹与你本是郎才女貌的天作之合,却不幸与你擦肩而过,这是她的命薄,没有与你做夫妻的那份福呀!”

十一月的天气,已经很寒冷了。我俩就近找了家咖啡店,选择了一个角落坐下来。他拿了一支烟问:“来一支!改变一下心情如何?”“以前,我的烟隐太大了。你妹妹担心我的健康,就经常强硬地阻止我。有时霸道到当着那么多的人在场,抢去我手中的烟,并用脚踏得烟支离破碎。看热闹的人就问:‘只有老婆才敢这样泼辣胡来的。那你们一定也是哦!’每每此时,你妹妹她总是不置可否、一笑了之,大家也就相信我俩是恋人关系了。后来!您应该都知道的,一伙流氓带着砍刀威胁我,要求我远离你妹妹,迅速离开常州、平安无事。否则,就砍死我和你妹妹,还让我发了血誓,永不再踏上常州的地界。都过去了,就不提了吧。”“那你有何打算?”“我愧对你妹妹!我希望有机会弥补对她的歉疚。如果,她还爱我,我不管她还能活多长的时间,哪怕她只活一天,我也不会放弃这次天赐的良缘,与她做一天的夫妻,也足够了。我要让她感觉到这个无比寒冷的冬天,是她生命里最温暖的一个冬天。我还要她感到这个冬天会是她一生最美好、最铭心刻骨的一个暖冬,这个不平凡的冬天会成为她记忆中最美的一幅人生画卷,这样的人生才饱满,这样的人生才不虚来人世走一遭。”“你不忌讳我妹妹的遭遇吗?你会嫌弃吗?”“不是她的错!是那些该枪杀的坏人目无法纪、胡作非为,害了她。我也是有责任的,因为‘失恋’,在没有掌握真实情况下,就放弃了自己的坚持,被逼离去。我那时只以为他们是郎情女愿缔结的美满婚姻。不然,我早就出手一搏了,或许悲剧会减小一点。”

听她哥说她的那些话,听得我心酸、心疼、心难过。我对他说:“我好希望那些悲惨的过往不是发生在她的人生里。而是,应该由我来承担所有的痛苦、打击和磨练。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呀!使我空有疼惜之心,没法弥补我对她痴情的爱恋和愧疚。倘若她答应,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与她携手共赴黄泉。生,没有缘分做夫妻;死,我们也要同穴而葬。”“胡说八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了,更不能再刺激我妹妹了。不然,你会后悔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别无选择,只好含泪点头答应他的份了。他沉默了一会,问我:“还爱我妹妹吗?还想和她重续前缘吗?”“当然想,毕竟她是我一见钟情爱上的第一个女孩,也是我最后爱的一个女孩,我连做梦都还想着她呢!怎能放弃这么好的恋人呢!我担忧你妹妹她还在怨恨着我、不肯原谅呀!”“别担心,不还有我从中协调吗!何况如今像你这样重情重义的人,就像大熊猫一样稀缺了,相信她也舍不得再次与你这么优秀、忠厚的男子擦肩而过吧!那就交给我吧!我一定会说服她的。”第二天,他就兴冲冲地告诉我:“我妹妹没有说话,别担心,我懂她,那叫无声胜有声。不说话,说明她没拒绝,也说明了她在心里答应了你。祝贺你们终于梦想成真了。我有个大胆的建议,古人不是说过,选日,不如撞日吗!那你和我妹妹也来时髦一下——裸婚如何?你若没意见,那就定在大后天,我亲自为你们举行新婚大典,好吗?”“一切,就都由哥哥你做主了。”“果然是直肠子——憨厚人,我妹妹眼光贼亮啊!我妹妹有了你,我肩上的千斤重担也就卸掉了,我也就从此放心了。”

第三天,我们俩冒着铺天盖地的鹅毛大雪坐上了去南京的火车。下了火车,我们又坐出租车到了她所在的肿瘤医院。当我步入她的病房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悲恸的情绪,泪水滚滚而下……我悄无声息地走到她的床前,仔细地看着她无比憔悴的那张脸。倘若不是她哥带我来的,说什么我也不敢相信,眼前骨瘦如柴的她就是我曾经暗恋多年的“那朵洁白的云”。我轻声地说:“你还好吧!我看你来了,我来得太晚了。出了这么多的大事,为什么不联系我?为什么不告诉我?就算你我之间只有友情、没有爱情,那又怎样?难道你忘了,我们曾经是患过好多难的好朋友吗?怎么说也应该让我替你分担一些吧?难道,你不相信我吗?难道,你真以为我是胆小怕事的人吗?难道,你忘了那次我为了工友们的利益,与剥削我们的厂方斗智斗勇吗?那样的情况下,我始终都没退却、妥协,最后不还是我逼着让厂方吐出扣去的所有的工钱吗?在我心里,你的事,不论大小,在我这里都是大事、要事,只要你需要,我随叫随到,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丝毫不惧、等闲看之。我要用我的行动来证明,我爱的首先是你的人、你的心。然后,才是你清纯宛如那朵洁白的云一样、单纯的美貌。为了你今后的幸福和快乐,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任何势力,再动你一根毫毛。否则,我让他付出百倍、千倍的牺牲作为偿还侵犯你的代价。之所以为你做这一切,那是因为我一直把你当做了生死与共的一家人,在我心里,那也就是我必须要做的分内事。从今天起,我不再允许你远离我的眼眸,只要感觉到你需要,我就会站在你面前,任凭你驱使,哪怕是为你赴汤蹈火、去死,我也连眉头不皱一下,心甘情愿为你牺牲我的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癫痫病能用手术治疗吗
海南癫痫病正规医院
癫痫病治疗药物有哪些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