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亚洲图片你懂的 >> 正文

【摆渡】心病(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刘老师,你好吗?在教师节来临之际,我祝你节日快乐,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一个名为“苦楝花”的微信号,申请加刘核桃为好友,留下这么一句诚挚的祝福语作为问候语。一天七八次的申请,刚开始刘核桃懒得理,但这个家伙很固执,一连七八天不停地来信息申请,像块狗皮膏药一样甩也甩不掉,又死皮赖脸地来纠缠刘核桃了,弄得他快要抓狂。

刘核桃心想,这是谁呀?一、自己又不是老师。二、这个微信号以及所留的手机号码自己也不熟悉,会是谁?

刘核桃,一脸懵懂,想把它拉进黑名单,可又怕万一是自己的老婆对自己的抽查考验。以前她就经常出其不意掩其不备地整这种荒谬事情。点也不是,不点也不是,又不敢去问他的老婆,害得他一连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了,都出熊猫眼了。

刘核桃的同事一脸坏笑地打量着他,叽里呱啦地奚落他,

“该又是你撇下的哪一个风流情种的嫩花儿?纠结啥,点接受,开聊后不就明白了。是祸躲不过,是福前世修来,随它去呗,就是骗子,你也没啥东西可给人家骗的呀。你这个人就是优柔寡断,这个样子容易伤人害己的。要是男人果敢点,别那么婆婆妈妈的,我们看了也心烦。”

刘核桃猛吸了一口烟,摁灭了烟头,在心里嘟囔着,妈的,受够了,不管了,大不了回去跪搓衣板。

“刘大哥,你好,我叫苦棟花,你不记得了吗?我找你找得好辛苦啊!十几年了,你什么这么狠心啊。”

“你叫苦棟花,没有印象,我们见过面?”刘核桃百思不得其解,也想不起来她是哪路神仙,会不会又是自己老婆旧计重演,给自己挖坑下套呢。

“刘大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呀。Y县,瑶山,支教,代课老师,校园西北边山坡上那棵苦楝树下,你吹叶笛、我吹口琴,这些你都不记得了?你真的不记得你我的山盟海誓了吗?我可依然在期待与你再相聚,我可还背得你以我的名字写的诗,现在我就背给你听听。”语音聊天传来了苦楝花那甜美的声音:

苦楝花

我来时,你正开满紫色的花,

一串串美丽的笑,摇荡春风。

我来时,一树树苦涩的果,

在鸟儿斜飞的影子里,叩问斜阳。

我来时,你正静静地诉说着,

你的心声

我爱你,爱到海枯石烂,

纵是你跑到天涯海角,

我愿为你等一辈子。

我走时,山风为你的痴,

而低吟浅唱。

月亮为你的纯真,

而挥洒着那一句句至情至性的山歌。

我走时,

带着负罪感,夜的暗黑中遁逃,

逃脱了,你赤诚的呓语包围。

在人们的成见里,

我等你下一次花开。

“哦,现在有点印象,你叫苦楝花。不对,你是怎么得到我的微信号的?”刘核桃还是不放心。

“我是在我一同事的朋友圈里见到的,刚开始我还不相信真的是你,后来见到了这首诗,我相信一定是上苍没有辜负有心人,就是你,刘大哥。所以我就像浮萍一样找到了多年不见的亲人,心里面有了依靠。”苦楝花有点激动,有点哽咽的声音刺激了刘核桃的神经。

不可能的,上次,就是上次,自己老婆假借自己发小的微信号,就这首诗大发长篇赞美欣赏之辞,露羡慕崇拜爱到心碎的神情!由于自己虚荣心作怪而大放空炮,害得自己,大冷天的,穿一条短裤衩,头顶一盆冷水面壁思过一个晚上。这个悲催的场景,成了家里和公司的茶余饭后常谈的话资,这个教训太深刻了。想到了这个,小样的,又想来这一套蒙我,没门。刘核桃不由得瑟得瑟地硬气起来:“行了,少来这套了,有啥指示,请讲,我没闲功夫陪你玩躲猫猫的游戏,我还要上班?”

“刘老师,刘大哥,你真的不记得了?我可没有忘的。你是否还记得有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跪在你面前,流鼻涕和泪水求你帮忙,求她父母亲让她继续读书的事情,我就是那个小女孩啊,刘大哥。”苦楝花在那头快要哭出声来了,“那些年,在我们那贫穷落后山旮旯里,很多女孩子都不能读到小学毕业的就回家帮家里干活,甚至嫁人。我很幸运遇见你,资助我读完小学,但我心不甘呀。你曾经说过,只有文化才能铺就山里孩子的出山路,也只有读书有文化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真的是你呀,苦楝花。对不住,我刚才有点……”刘核桃不好意思地陪个不是。

“刘大哥,古有刘备请诸葛亮出山三顾茅庐。而你呢?为了让我继续上中学,三番五次地去跟我那顽固的父亲磨嘴皮子,山里娃只有读书才能走出这大山,才有出息。可我父亲就是茅坑里的石头,又硬又臭,说什么女娃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到头来还不是为他人做嫁衣,浪费钱。”

苦楝花的语气有些平缓下来,

“但是你,就不信这邪,缠得我父亲对你也没脾气没辙了,他倒了满满三大海碗的酒指着你的鼻子说,把这酒干了,苦楝花就可以跟你走了。刘大哥,你那时候,够男子汉的,二话没说,端起碗来仰起头就咕咚咕咚把三海碗酒喝完,睁开满是血丝的醉眼,用食指戳着我父亲的额头说,这娃读书的钱我包了。但话还没说完呢,你就瘫倒在地,全身马上起一大片一大片的红疹,连脸上都肿了,吓得我父亲赶紧背你到村医务所。那医生一见到你的病情就劈头盖脸骂我父亲,你们不要命了,酒精过敏,还好来得及时,要不然回去准备棺材得了。那晚我和我父亲在村医务所守着你,我好激动,我在心里面暗暗下定决心这辈子要嫁就嫁刘大哥这样的男人。”

“不说了,都是陈年旧事糗事羞死人了,我都没什么印象了。”刘核桃自言自语。

“刘大哥,你这是贵人多忘事呀,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抛下我不管了?”苦楝花在埋怨着刘核桃,“你也太不负责任了,答应过的事就一走了事。”

“真有这么一回事?你也太不是人了吧。刘核桃。”刘核桃的同事凑过来也数落起他来,!“嘿嘿,想不到你也有这一段风流债呀。”

“刘大哥,到后来,我们的老校长才告诉我,我能够读完中学大学一直都是你在赞助,他只是帮你按时给我钱而已。谢谢你,刘大哥,我错怪你了。你是好人。”

“这是小事一桩,没什么大不了的事。不提了不提了。”刘核桃有点不愿意提着这件事似的。

“什么不提了,做好事还不留名,应该贴大字报表扬表扬的。”刘核桃的同事听到这,马上都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

“哈哈,他是怕他那位母老虎知道了,又要跪搓衣板,一年的烟钱会泡汤的。”

“刘核桃,你还真是深藏不露,金屋藏娇呀。”

“刘大哥,这个礼拜天有空吗?给我个机会让我报答你的恩情,好吗?”苦楝花在那头有点兴奋,“中心公园边上的城市花园,玫瑰间,上午十点,不见不散。”

“刘核桃,你艳福不浅呀!”刘核桃的同事把刘核桃的手机抢过去,起哄着。并噼里啪啦地打上一行字“那你打算用什么来报答我?”迅速发出去。

“到时候你就知道。”苦楝花飞出一个调皮的表情,随后就发来了一张靓照。

“哎呦,我的妈,你看这妞太标致了,该长的都长满了,这身材丰满好有弹性哟,刘核桃,你这小子有艳福,老牛吃嫩草呀。还在城市花园,那是好浪漫的地方。”

“拿来,胡闹,你还嫌事闹得不够大吗?”刘核桃从他的同事手里抢回手机,一脸怒气。

见到刘核桃这回真生气了,大伙哈哈大笑,一哄而散。

刘核桃认真地看着苦楝花的照片,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十几年就过去了,自己业已秃顶了。而她呢,由一个满脸鼻涕的山里女娃,落落大方地长大成如此标致的姑娘,不禁用手摸摸照片上的苦楝花那圆嘟嘟的脸蛋,口水都滴在他手臂上,他赶忙偷偷地抹掉,抬起头慌张地四处瞧一瞧有没有人瞧见自己的失态。

一想到自己家中的那母老虎,满身的肥膘横溢,自己儿子也曾开玩笑说,就是市面上断猪油一个月也不怕,只要有老妈在,咱家就不会断油的。气得她猛扇儿子屁股几巴掌也不解恨,还说是自己在背后教唆儿子,害得自己也一起遭殃,跪搓衣板。一阵厌恶感犹如一群蚂蚁爬过心底,让他浑身起鸡皮疙瘩,一身不自在。刘核桃,一阵叹息,自己在这个家,可有可无的,连儿子都可怜自己连家里的猫狗都不如,谁都能使唤。在单位里,也是,尽是他人嘴里调侃的笑料,吃软饭,靠女人上位,窝囊得很。

刚才那些同事坏笑的嘴脸在刘核桃脑海翻腾着,他一咬牙,把手中的铅笔摁折了。

礼拜天,刘核桃早早起床,穿上一身休闲运动服,在镜子前理了理他头上那稀疏的头发。

“喂,你这是要干嘛去?”刘核桃的婆娘紧皱眉头盯着他,

“该不会是约会去吧!”

“胡说,我哪敢啊,瞧我这一三毛熊样,谁会多看我一眼?”刘核桃赶忙解释,“我去跑步,锻炼身体,你不老是说我是宅男吗,太懒了,太不给力,玉米杆一样弱不禁风。”

“约会,给你十个豹子胆,谅你也不敢。好样的,我老公终于开窍了,好好锻炼身体,多多交公粮。”刘核桃的婆娘抱起他,疯狂亲亲抱抱,窘得刘核桃满脸通红羞羞的。

九点钟,中心公园,刘核桃在公园里的环园道上,边跑边哼着歌,步伐轻盈,像刚出笼的鸟儿一样,兴奋、激动,又蹦又跳,惹得路过的人侧目而视,指指点点,抬头看看天空,嘀咕,这天上没掉馅饼呀!

刘核桃不理睬别人的异样眼光,继续沿着道路小径游逛,往公园北门走,城市花园,D县最有名气的宾馆就在中心公园北门的对面。

刘核桃坐在中心公园北门旁边的凉亭里,小心翼翼地脱下鞋子,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纸包,前后左右看了一眼,迅速打开纸包,细心地数了那一叠崭新的钱,满意地塞进裤袋,一脸得意的笑,嘿嘿,小样的,以为老子是熊包,你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刘核桃略有所思地望着对面的城市花园,自言自语:苦楝花妹妹原谅你刘大哥当年的不辞而别,匆匆那年的逃避。刘大哥,我有难言之隐。当代课老师那几年,一个月一两百块钱的工资,我没有怨言。但当我父母都病倒住院时,而我却无能为力,翻完口袋,只有廖廖无几的皱巴巴的零钱时,俩老那痛苦失落的眼光和叹息声,刺痛了我的心。再加上村里南下广东沿海地区打工回来的友仔,说他在那边,只要努力一个月可以拿一两千块的工资,最少也有八九百块,总比在当代课老师的工资高得多。那一晚上,我借夜色的黑,当逃兵了,违背了你我的诺言……

刘核桃坐在城市花园的玫瑰间里,焦急地望着门外,又有点激动不停地搓着冒汗的手,不停地舔着干裂的嘴唇,咽口水。十点钟,一个身着一件米白色连衣裙的时髦女孩朝刘核桃走过来,笑眯眯地伸出修长而皙白的手打个招呼:“刘大哥,你好,很高兴你能来。”

刘核桃赶忙站起来,不知所措地将一直冒汗的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后,尴尬地笑脸相迎:“应该的,你好啊,苦妹妹,请坐请坐。”

刘核桃的屁股还没有坐稳,突然间像是坐在钉子上一样弹了起来,惊恐地张开嘴巴,像丢了魂似的,两眼呆呆地望着门口。

只见刘核桃的婆娘,横着她那门板似的身体,满脸横肉地走向刘核桃。她用力把刘核桃按坐下,伸出右手,拿来,交公粮。

“老婆,你怎么也来这里?”

刘核桃有点不情愿地掏出了那一叠钱递过去。

“拿来,我怎么就不能来?就只允许你来风流呀。”刘核桃的婆娘抢过钱,一把搂住苦楝花一脸坏笑地瞪着他,“你还未翘臀,我就知道你是要拉屎还是放屁,你心里的那一点小九九,哪逃得过老娘的法眼。”

“老婆,你们俩认识?原来都是你……”刘核桃惊叫起来。

“哈哈,她呀,我闺蜜的侄女来的。”刘核桃婆娘顿时哈哈大笑,“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陕西哪里治疗癫痫
儿童癫痫发病率高吗
南京癫痫哪里治最好

友情链接:

落落大方网 | 呜镝风云录 | 前列腺是什么东西 | 西安旋耕机 | 寻找同桌的你 | 意大利华人招工网 | 南京时尚莱迪